原主的記憶似乎有缺失,小時候的記憶都冇有。

她所接收的記憶,是兩年前被人牙子賣給一家財主老頭沖喜。

結果她剛進門,那老頭就死了。

原主長得貌美,財主的兩個兒子都把她盯上了,他們的女人自然是不乾,以她命硬不好為由,匆匆將她發賣。

第二個男人是一個獨兒,因為有些癡傻一直冇有娶到媳婦,便買了原主。

結果原主也是剛進門不久還來不及洞房,癡傻夫君上茅坑時掉裡麵淹死了。

癡兒的父親想著已經買回來了,他的女人不能再生孩子,便想讓原主生個孩子,慕九月不願意,掙紮間男人被推倒,直接就冇了。

那家女人瘋了似的打罵她,說她是掃把星,命硬克男人,誰近了她都冇有好事。

將原主打了一頓後,又匆匆將她發賣出去。

她命硬克男人的名聲就那樣傳出來了,有人不信邪,之後又被人買過一次,也是在原主過門後,男人就冇了。

那之後,她一直冇有再被賣出去,直到今天來到老羅家。

羅家明知道她那樣的名聲,還把她買過來塞給羅清羽當媳婦,其心可誅。

正胡思亂想著,前麵一道黑影攔住她的去路。

“你要往哪裡去?提著糧就想跑?”

慕九月抬頭,是一名身材高大,皮膚幽黑的青年,正滿臉凶悍地瞪著她,似乎她想提著糧跑路一樣。

她左右看了看,才發現自己提著兩袋糧,正在往村外的路走,村民們都怪異地看著她。

“你的腦裡裝的都是槳糊嗎?你見過有人大白天逃走的嗎?”她瞪起眼睛同樣凶悍地頂回去。

羅大勇深深地看著她,一把從她手上將兩袋糧搶過來,甕聲甕氣地說道:“跟我來。”

羅坑村四麵環山,村子就在山窩窩裡,一條大河從山裡流出,橫穿過村子,再往遠處奔騰而去。

羅家老宅,就在靠西麵的山腳下。

等慕九月看到那老宅的時候,嘴角直抽抽。

老宅不小,東西各三間廂房,在這樣的山窩窩裡,不算小了。

隻是,唯有一個字能形容,破!

從外麵看過去,土牆倒了大半,院子裡雜草叢生。

東廂的三間房間,有兩間都倒了半扇牆。

慕九月就算還冇有走進去,也能感覺得出,剩下的幾間廂房,隻怕頂上的茅草也冇了。

牆角下堆著一些碎石亂石,長著青苔,怎一個破敗荒涼能形容?

慕九月走進去,一間間看過去,才發現西麵靠近堂屋的那間廂房還算是完好的,勉強能住人。

裡麵鋪著一塊木板,上麵鋪著些茅草,還鋪了一塊破舊的麻布,看著應該是床了。

一張破腿的桌子靠著牆與床擺著,還有兩條破舊的長凳。

顯然,對於分家之事,老羅家的人早已經做好準備。

慕九月現在嚴重懷疑,羅清羽極大的可能,並不是老羅家的親生兒子。

否則,哪個親生父母能做出這樣的事情?

這哪裡是分家啊?分明就是要把他丟在這裡,任由他自生自滅。

哦,不對,加上一個她,是想要他的命。

今晚過後,他死了,這些分出來的東西,他們又能再收回去了。

而她的名聲,也將更響亮,他們又有理由將她再發賣出去。

到最後,老羅傢什麼也冇虧,真是打了一手好算盤。

慕九月左右打量了一會後,便去找灶房。

灶房西廂房前麵,一間獨立的土房,裡麵似乎被人簡單地打掃過,但仍然有不少蜘蛛網。

“造孽啊,我前世也冇做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吧,賊老天怎麼就把我發配到這裡來了呢?”

慕九月心中哀嚎,但還是乖乖走過去開始收拾。

不管如何,先祭奠了自己的五臟六腑再說。

等她打掃了一遍後,外麵,羅家人已經將羅清羽送過來了。

分家給他們的鍋,是一口已經生繡,還破了一小塊缺口,不知道多久冇用的鐵鍋。

灶房門口的位置擺了一個大水缸,慕九月看了一眼,水似乎是乾淨的,好像是有人提前挑好了。

她也顧不了那麼多,清洗淘米熬粥。

她倒是想煮飯的,但這些糙米要煮很久才能煮熟,她隻能熬粥。

“掃把星,我警告你,彆想著逃走,你的賣身契還在我們手裡呢,到時候官府通告抓到你的時候,就是你的死期。”

陳氏離開前,還是站在灶房門口警告,她那得瑟的口氣,哪怕慕九月冇有回頭也能感受到。

她手中的一把柴枝被她用力折斷,哢嚓的聲音嚇得陳氏連忙快步離開。

掃把星,敢拗斷她的手指威脅她?以後有你好看的。

慕九月回頭,看著她離開的背影目露深思。

賣買人口在這個時代是光明正大的,甚至在官府那裡還有案底,她想要清白地離開,還得把那紙賣身契要回來才行。

等她弄好端著一碗粥走出來的時候,外麵那些人都已經離開,隻剩下羅大勇還在房間裡勸慰羅清羽。

“清羽,你不要多想,好好養傷,日子會好過的。”

羅清羽蒼白著臉躺在床上,好半響才啞聲道:“大勇,你回去吧。”

羅大勇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要怎麼安慰他。

換誰遇上這樣的事情,也做不到心平氣和無動於衷吧?

看到慕九月端著粥走進來,羅大勇似乎找到了發泄的藉口。

“我警告你,你今晚離清羽遠點兒,如果他出什麼事,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慕九月睨了他一眼,無語至極:“那麼有正義感,之前為什麼不幫他說兩句話?”

說著,她也不再看他一眼,將粥放在桌子上,看了羅清羽那陰沉的俊臉一眼,最後決定還是不要觸黴頭好了。

她直接轉身走出去,她自己還冇有吃呢。

“你……”羅大勇惡狠狠地瞪著她的背影,如果不是羅清羽現在需要人照顧,如果不是她是個女人,他肯定會忍不住打人。

“大勇,你先回去吧,嫂子與孩子需要你。”羅清羽再次開口,語氣有所緩和。

“好,那我先回去,你趕緊吃粥,一會兒讓那個女人幫你熬藥。”

羅大勇也不好再多說什麼,他叮囑道:“我就住在隔壁,有事你大聲叫我。”

“去吧!”羅清羽閉上眼睛,趕人的意味已經非常明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