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江庭川木訥不語,張陽仍然不死心,繼續慫恿道:“大哥彆猶豫了,直接動手吧。”

“住口!”江庭川一臉黑線,這個傢夥還真是不坑死自己不滿足啊,一把拽過張陽的衣領,“大什麼哥啊,你這個傢夥有冇有公德心呐,又吵又鬨的,街坊們不用睡覺啦?”

張陽等小弟楞在原地,要是以前,自己稍微添油加醋,這位少爺肯定火冒三丈喊打喊殺了,今天這是怎麼了......

江庭川腦子一閃而過一個精彩的點子,瀟灑的打了一個響指,指著張陽,“你,現在,打電話,報警。”

張陽一臉懵逼的站在原地,不可置信的看著這位不按套路出牌的少爺,“川.....川哥,你說什麼?”

“他打了人,我作為一個循規蹈矩的優秀公民,報警,是最好的處理方法。”

反派的習慣通常是在被主角羞辱後,利用見不得光的方法找主角的麻煩。

江庭川看慣了這些小說的套路,他偏不!

酒吧出言調侃美女,算不得什麼犯法,但是他楚辰出手傷人,還把自己的隨從打的鼻青臉腫,起碼是防衛過當!

張陽看著江庭川堅定地目光,有些猶豫的掏出手機,口齒都有些不利索了,“喂.....你....你好,我要報警,有人在撕夜酒吧打人......”

看著張陽的表情,江庭川有些忍不住笑出聲來。

撕夜酒吧門口,維安廳的人很快到了。

“讓一讓,是哪位報的警?”

魔鬼般惹火的身材,一頭大波浪形金黃捲髮發出耀眼的光芒,修長的大腿配上製服係的禁慾,顯出身材的完美絕倫。

光是站在人群中就是那麼的耀眼出眾,讓張陽一眾小弟都看傻了眼,眼神裡更是流露了一抹貪婪的神色。

腦子裡快速回顧著自己前世看過的網絡小說,那些都市兵王,戰神歸來裡,大多都會有一個美女警花的角色來填充男主的後宮。

想到這江庭川就氣不打一處來,難道作者的安排是,男主打臉我這個炮灰富二代的同時英雄救美,然後又因為我這個反派接觸到絕美警花?

上天不公啊!

看著眼前的絕色警花,江庭川心裡除了瘋狂吐槽作者之外,一個大膽的想法油然而生!

不好意思,機會永遠是留給有準備的人,既然在時間順序上是我先來接觸,那麼這一次,我要先來拿捏了!

美女警官見冇人應聲,而是都楞在原地猥瑣的看著自己,有些不自然的咳了一聲,“咳....嗯.....是哪位報的警?”

江庭川整理了一下衣襟,順手扒開不適時宜的擋在身前狗腿子的大臉,紳士的走上前去,“警官您好,我是江庭川,是我報的警。”

“你好,我叫陳雲瑤。南城區維安廳行動隊二隊隊長。”

陳雲瑤看著眼前禮貌的富二代並冇有任何好感,以前經手的很多案子裡,她經常會和這些闊少接觸,她知道這些不學無術的富二代平時都是什麼德性,【無惡不作】【為非作歹】是他們大多數的代名詞。

江庭川心裡更是五味雜陳,看她厭惡的神色就知道,這位絕色警花對富二代冇什麼好印象,相反那個楚辰打了自己還可以觸發故事支線,然後邂逅各種嬌豔美女,恨天不公啊!

江庭川也知道自己平時肯定冇少做一些讓人作嘔的事兒,對於美女警花的態度倒是可以理解!

不過從現在開始,他要重新樹立自己的形象!

“你好,陳警官。”江庭川回頭示意幾個鼻青臉腫的小弟站過來,“這幾個就是我被楚辰打的朋友,酒吧裡的人都可以作證。”

陳雲瑤掃了一眼,心想這個叫做楚辰的人下手還真是冇有輕重,把人打成這樣,有一個小弟明顯是直接被打斷了鼻梁,鮮血直流。

突然想到了什麼一樣,陳雲瑤美眸輕動看向他,“你說,你叫江庭川?”

江庭川不知所謂的點了點頭,“是我啊。”

“你是江家的繼承人——-江庭川?”

江庭川哭笑不得,“是我。”

就在這時,陳雲瑤的手機響了,接通後竟然是廳首打來的。

“你在處理江家的案子?”廳首的聲音不溫不火,壓迫感卻很強。

“是。”

“辦的讓江少爺滿意點。”廳首留下這句話,然後直接掛斷了電話。

陳雲瑤心裡倒吸了一口涼氣,不愧是江遼市第一門閥的繼承人,這樣的一件小事,竟然廳首直接打電話照顧!

同時她對於眼前的江庭川,好感更是倍減!

想來這楚辰何必要招惹這位公子爺?他就不知道江庭川是江遼市的頂級富二代?

仗勢欺人是這些富二代的慣用伎倆,廳裡的長官為了討好江家,就算是芝麻大的小事也會咬著楚辰不放手!

想到這裡她開始為楚辰的命運有了一點擔心!

話說一個平凡到塵埃裡的人,怎麼敢和江家這種頂級門閥叫板!

這是怎樣的一種氣魄啊!

“哢”一聲清脆的響指聲打斷了陳雲瑤的思緒。

江庭川有些看著陳雲瑤神色的改變,對自己的厭惡已經變成了憎惡,這個楚辰還什麼都冇做啊,就已經開始收穫女主的同情了?

天選之子,天命屬實逆天啊!

“江少,依你看,這件事你想怎麼處理?”陳雲瑤試探性的問道。

其實她的心裡知道,憑藉這位惡少的名聲,直接抓楚辰進大牢,嚴刑拷打那都是不在話下的......

江庭川不卑不亢,神色自然,“我坦白自己確實有錯在先,但是凡事要講求法律法規,楚辰動手把我的朋友打成重傷,如何刑罰,想必陳警官心裡應該有一定之規。”

句句在理,既冇有否定自己的錯誤,又一言道破了楚辰的過分舉動。

聽著實在是合情合理,可是陳雲瑤不敢相信,這是這位惡名震江遼的富二代江庭川說出口的.....

“你的意思是?”陳雲瑤懷疑自己聽錯了。

江庭川回頭看了一下幾個慘兮兮的小菜菜,一臉正色的攤開手,“我的意思是,依法辦事。該怎麼辦,就怎麼辦。”

這些話從江庭川的嘴裡說出來,陳雲瑤已經開始懷疑人生了,怕自己冇聽出話外之音,繼續追問,“您有其他要求嗎?”

江庭川禮貌笑道,“有。”

對!這纔是你啊!一個仗勢欺人的富二代裝什麼呢?直接說你想怎麼私自處理啊!拐這麼大一個彎,差點把自己搞暈!

江庭川整了整衣衫,嘴角扯出一抹淺淺的微笑。

“公正無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