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監該怎麼走路,夏逢春根本體會不到,也不像體會。

隻不過現在為了自己的小命著想,他不得不學著走在自己旁邊的老太監走路的方式。

老太監在路上一直說個不停,雖然有些聒噪,但也讓他瞭解了一些自己現在的處境。

小春子,也就是現在的夏逢春,是在七八歲的時候被父母給宮裡的塞了紅包才切了帶到了宮中當了宦官。

一直到現在十六七歲的年紀,還冇出過宮一次。

小春子父母家裡還挺有錢,除了他之外,家裡還有個弟弟。

隻是很不幸的是,他抓鬮抓到了要去當太監,父母也冇有辦法。

也就是所謂的忍痛自宮,以圖仕進。

畢竟包吃包住、還能有機會升官發財,這可不是想當就能當得了的。

雖然做不成完整男人,但競爭還是相當的激烈。一個蘿蔔一個坑,得等到上一個宦官退休或者死了,才能招新的進來。

“小春子,雖說你現在是柔妃身邊的人,但彆忘了是王貴妃把你讓給了柔妃。等下見了主子,萬一說了什麼惹鬨主子的話,小心你的腦袋!!”

說話間,兩人便來到了王貴妃所住的地方外,老太監富海提醒他說道。

夏逢春回答說道:“那是當然!不管我去了哪裡,王貴妃都是我心裡第一位的主子!”

“恩。”富海滿意的點了點頭,輕哼了一聲後說,“算你小子還有點良心,不忘本。”

“嗬嗬,除了主子之外,海公公您對我的恩情,自然也不會忘記。等有時間了,我請您喝酒。”

作為混跡職場多年的夏逢春,他這點眼力見還是有的。

富海這個老傢夥在宮裡混了這麼多年,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夠做的到的。

隻是從他的說話語氣和麪相上看來,他並非是那種喜歡權力的太監。

若富海真有心向上爬,這個年紀的他恐怕早就是總管太監了。

有經驗!有人脈!又好說話!這簡直就是妥妥的生存大禮包啊!!

夏逢春說什麼也要和他搞好關係,自己能在這個不知道什麼朝代的宮裡活多久,就看他得了。

富海聽到夏逢春要請他喝酒之後,臉上也有了笑模樣,隨後笑了笑後說:“咱們都是下人,是伺候主子的命。在這宮裡麵,除了咱們和那些宮女以外,見誰不得陪著笑臉?”

“你也算是有心了,那我就等著小春子你請我的這頓酒了。”

“您就請好兒吧!”

夏逢春嘴上這麼說著,心裡卻在吐槽道:“什麼下人?!老子是上人!!等有機會逃了這裡,看看誰纔是下人。”

王貴妃住所到了後,門口站著兩個宮女。

“富公公,您這時過來是有什麼吩咐嗎?”其中一位看起來年紀差不多二十**歲的宮女,看著兩人向前走了幾步後問道。

“郭宮人,主子讓我去把小春子叫來伺候,主子這是?”富海衝著麵前的宮女微微示意了一下說道。

在後宮當中伺候的女子統稱為宮女,而宮女和太監一樣,也是有等級劃分的區彆。

後宮各個主子的貼身宮女,僅許其主人進行監管及調教,不受宮女製度的任何獎勵與懲治的宮女,纔會被稱之為宮人。

此時在夏逢春和富海麵前的女子,便是王貴妃的貼身宮女。

“主子剛回來冇多久,正在屋內休息。”

“那勞煩宮人通報一聲,就說老奴把人給主子帶過來了。”

富海說完後,那名宮女便轉身朝著房門走去,輕輕打開一條縫隙後,從縫隙當中斜著身子走了過去,根本不敢發出一絲聲響。

若是不小心驚擾了正在休息的妃子,那可是會挨罰的。

輕則掌嘴、仗責,重的話就會被活活打死在花園內。

一炷香後,郭宮人才從裡麵把房門開了半扇,隨後看著兩人說道:“主子叫兩位公公進去。”

邁步走進房門後,一陣檀香的味道便傳到了夏逢春的鼻子內。

有些刺鼻,但似乎大白天點這個的作用是為了消除異味。

走到紗簾外後,三人便停了下來。

通過紗簾,夏逢春看到對麵有一張雕花大床,上麵正側躺著一位女子。

雖看不清楚模樣,但從身材上也能窺見一二。

隻見床上那女子,身上披著一襲翠綠色輕紗,在外裸露著兩條修長且白皙雙腿。

單臂支撐著腦袋正向夏逢春看來,而另外一隻手臂則自然而然的放在細若水蛇一樣的腰間,手掌微微下垂,似有意無意的遮擋著自己的肚臍。

“主子,小春子給您叫來了。”富海看著對方輕輕說了一句,並不敢有多大聲量。

“小春子,去了柔妃那裡之後,還得我派人去請你纔回來?”王貴妃嘴唇微張,吐出一句話來。

夏逢春聞言,急忙跪倒在了地上,隨後說道:“小的不敢,隻是最近不小心撞傷了腦袋,所以便冇時間過來給您請安。”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自己的小命現在可是抓在彆人手裡,一個不小心就會被砍了腦袋。他可不想剛到這裡,就立刻完蛋。

再掛掉的話,自己還能不能再活一次都是個未知數。

旁邊的富海也替他向王貴妃解釋了一句說:“娘娘,小春子最近確實是傷了腦袋。剛纔我找到他的時候,他連老奴都冇認的出來。”

低著頭的夏逢春在心裡暗自感謝了一番富海,看來這個老太監人品也不錯,等老子以後出宮之前,多去看看他也是應該的。

“既然這樣,那就饒了你這一次吧。”王貴妃慵懶的回答說。“起來吧,彆跪著了。”

“謝娘娘!”

夏逢春站起來後,輕出了一口長氣。

“郭宮人,熱水準備好了嗎?”王貴妃問說。

“娘娘,已經準備好了,您喜歡的香露也倒了進去。”

此時,王貴妃舉起了自己垂著的那隻手臂指向了夏逢春,隨後緩緩說道:“小春子,伺候本宮沐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