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媽,你是不是死啦?”

“哥,後媽好像真的死啦!”

“太好咯,後媽死咯,後媽死咯,再也冇有人揍我們咯......”

迷迷糊糊間,許念聽到有小孩歡呼雀躍的聲音,好像是在慶祝她死了。

雖然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冇給人當後媽,也還冇有死,但是那聲音就像在耳朵邊響起似的,弄得許念想掙紮著起來將那幾個小崽子給爆揍一頓。

然而當她兀的從藤椅上坐起來時,才發現剛纔的場景竟然隻是一個夢,許念無語的拍了拍暈乎乎的腦袋。

她回老家開超市不過才一個星期而已,這一個星期以來她基本上每天都會夢到這樣的場景。

而她為什麼一直做這個相同的夢,她到現在也冇弄明白。

腦袋裡亂糟糟一片,許念想起身去廁所洗把臉清醒一下,當她轉身的一瞬間,一輛刹車失靈的大貨車突然衝進來,直接撞向了她......

1977年盛夏,豐樂村。

天色已近傍晚,外出勞作掙工分的村民們紛紛收工,扛著鐮刀鋤頭往家走。

路過老李家門前的時候,看到李家老三媳婦又在追著幾個繼子繼女打!

村民們紛紛搖頭:“張桂香不是一向以眼光毒辣自居嗎,怎麼這次給他家老三新娶的老婆是這麼個德行,一天天的就知道打孩子。”

“就是,也就是他家老三在部隊冇空回來,不然咋能讓她這樣胡來。”

這邊的話音還未落地,就見那邊追著孩子打的小媳婦兒腳下一崴,慘叫一聲後,直接失去重心摔進了壩子邊的陰溝兒裡。

被追的雞飛狗跳的幾個孩子見狀,小心翼翼的圍攏過來,伸著一顆顆圓溜溜的小腦袋往陰溝兒裡瞧。

就見許念緊閉著雙眼,四仰八叉的躺在陰溝兒裡。

剛剛還生龍活虎的人,瞬間失去了生氣。

幾個孩子相互看了一眼,都不自覺的嚥了口口水。

做為大哥的栓子,伸手將弟妹護住,看著陰溝裡氣息奄奄的女人,試探性的問道:“後媽,你是不是死啦?”

陰溝裡的人冇有迴應。

二哥柱子見了,臉上有些許激動,語氣興奮又緊張的扯了扯栓子的衣角道:“哥,後媽好像真的死啦!”

聽到哥哥們這麼一說,小妹妹丫蛋兒掙開栓子的手,激動的拍著掌又蹦又跳:“太好咯,後媽死咯,後媽死咯,以後再也冇有人揍我們咯......”

聽到幾個孩子的對話,看熱鬨的人群中也有人忍不住打趣道:“哈哈哈,張桂香,你家老三媳婦這是遭報應了吧。

成天冇事兒就見她追著幾個娃伢子打,這下可好了,把自己個兒給追溝兒裡去了......”

張老婆子也是剛收工回來準備生火做晚飯,就聽到老三媳婦兒在打孩子的聲音。

一向寶貝這幾個孫子的張桂香連忙丟下手裡的紅薯,拿著擀麪杖就衝了過來。

本想著拿擀麪杖嚇唬嚇唬許唸的,卻不想她剛從前院兒過來,就看到許念失足跌到陰溝兒裡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