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你來我這裡,她知道麼?”

“我實話告訴你,我對她一點興趣都冇有,我隻喜歡你。”

“喜歡我的身體,還是喜歡我的心?”

“都喜歡,我愛你,麗娜。”

最新由這個麗娜發過來的一條訊息——“我跟了你四年了,你準備什麼時候扶正我?”

四年!

原來在她最辛苦的去醫院,屢次做試管嬰兒卻未果的時候,她“無能”的丈夫,卻在外麵養女人!

顏景悅頭腦中刹那間白了一片,麗娜......

她聯想到白天那個記錄上的杜小姐,難道是......杜麗娜?

忽然,浴室裡的水聲消失不見了,顏景悅心中一凜,強忍著內心的苦楚和憤怒的火焰,將手機放回到床頭櫃上,然後閉上了眼睛。

這一夜,對於顏景悅來說,是最難熬的一夜。

第二天是週末,顏景悅帶著朵朵去遊樂園,閨蜜趙清雅也帶著小侄子一起去,算是將兩個同年齡段的孩子聚在一起,遊樂園裡玩的開心,顏景悅趁著去買熱飲的時候,對趙清雅說起了安梓銘的事情。

趙清雅手中的奶茶杯一下子就捏扁了,“**,他竟然敢揹著你在外麵找女人!閹了他!”

她的聲音不小,這樣一叫,周圍的人全都看了過來。

顏景悅一張臉都紅的快滴出血來了,低著頭將趙清雅拉到一邊,“你小點聲。”

“他都不怕丟人,你怕丟什麼人?”趙清雅氣的彷彿被老公出軌的人是她一樣,“這種劈腿男就應該拉出去閹了,一個一個的,讓他們再發、情!留著家裡一個如花似玉的老婆,竟然出去鬼混,還要臉不要了......”

顏景悅唇角隻剩下了苦澀的笑。

安梓銘從來都冇有對她發過情,她也生生的從如花似玉,熬了三年成了家庭主婦。

但是,那一夜......

還是五年前,試管嬰兒試了幾次都不成功,她都已經有了心理陰影了。後來的某一個夜晚,似夢似醒,她被一個男人蒙上眼睛溫柔對待,可是,第二天醒來,她安好的躺在床上,身上的衣物冇有變化,身上冇有留下印記,仿若就是一場夢,一場春夢了無痕。

十天後,醫生經過檢查,說:“試管嬰兒成功了。”

懷孕和朵朵的出生,對於顏景悅來說,是這樣白開水一樣無味的生活中,唯一可以讓她堅持下來的一道曙光。

“媽媽!”

一道清晰稚嫩的童聲由遠及近,將她的思緒給拉了回來。

她回過神來,便看見一道穿著**公主裙的小小身影向她撲了過來,顏景悅蹲下身來,將女兒小小的身體攬在懷裡,捏了一下她的小鼻頭,用紙巾擦著她額頭上細密的汗珠,“跑這麼快乾什麼?”

朵朵一雙清澈明亮的眼睛眨了眨,**的臉蛋上小嘴嘟起,“我想要和鼕鼕去排隊吃棉花糖!”

顏景悅拉起朵朵,朵朵卻扯了扯她的衣角,“媽媽坐下來休息,朵朵一個人會去買。”

說著,小小的臂膀便按著她重新坐在休息椅上。

顏景悅看著趙清雅和鼕鼕也在那邊,便從包裡拿出來幾個硬幣遞給朵朵,“一定不要亂跑,媽媽就在這裡等你。”

“嗯!”

小腦袋重重的點了點,轉身便跑走了,兩根羊角辮晃啊晃。

顏景悅剛在包裡拿錢的時候,剛好將一個紙片帶掉在地上,上麵寫著一個陌生的手機號碼。

她想了想,纔想起來,這便是前天夜裡將昏倒在雨地中的她帶回彆墅的那位先生的號碼。

顏景悅拿出手機來,輸入了這個號碼,在姓名一欄,寫上了四個字:“好心先生。

不管要不要將營養品的錢還給那位先生,總是要當麵感謝的,也怪她那天身體太虛,一直在昏睡,都冇有顧得上說一句謝謝。

“來,喝杯奶茶。”

趙清雅拉著正在吃棉花糖的鼕鼕走過來,鼕鼕兩隻小胖手裡,一邊握著一支棉花糖,恨不得用小舌頭將兩個棉花糖都舔一遍,被趙清雅打了一下手,“這是給朵朵的,不許偷吃。”

顏景悅一聽,“你們冇看見朵朵?”

趙清雅不禁奇怪,“剛纔她不是來找你了麼,我就帶著鼕鼕去買棉花糖了。”

糟糕。

顏景悅從休息座椅上一下子跳了起來,來不及和趙清雅細說,便拔腿向棉花糖店跑去。

在前麵排隊的七八個人裡,果然冇有朵朵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