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說這些話時,心底就已經有了主意,到時不僅可以還掉借款,說不定還能再賺上一筆。

“這可是你說的,不是我逼你啊。”

得到陳昇應允,二姨父頓時露出了喜色。

他惦記陳昇家的這套老房子不是一天兩天,現在終於有了機會,自然不會放過。

又檢查了一番父親的狀況,見父親的狀態明顯已經恢複了許多,陳昇總算長舒了一口。

然後他回到自己的臥室,盤膝坐在了床上。

這是他得到玉墜裡的傳承後第一次運轉萬靈決。

隻見空氣中稀疏的靈氣,以緩慢的速度緩緩彙聚在自己四周。

陳昇隻覺得自己彷彿置身於火爐之中一樣。

無數毛孔全部都張開,然後又是一股清爽的感覺席捲全身。

靈氣灌體。

這讓他隻覺得自己全身無比舒暢。

一滴一滴的靈液在陳昇的引導下凝聚成團。

很快,巴掌大小的一團靈液就浮現在了陳昇眼前。

這是陳昇修行的間隙順便凝聚的,雖然靈液斑駁,但卻比什麼靈丹妙藥都要強百倍。

假如自己把藥典中記載的丹藥給煉製出來,何愁還二姨父的五萬塊錢?

一想到這,陳昇就有些忍不住了。

第二天一早,他來到江寧中藥市場。

“小夥子,五十年的野山參要不要?”

才走進藥材市場,就有人湊了過來。

陳昇隻是看了一眼就辨認出,這哪裡是什麼野山參,明明就是一塊破爛樹根罷了?

拿這種東西忽悠人也真是缺德。

“不用了。”

不過雖然心底這麼罵,但沉聲嘴上卻冇有說出來。

畢竟這種事情看破不說破,在人家的地盤上多少還是收斂點的好。

那人見陳昇不搭茬,也就冇再繼續追著了。

這中藥市場裡,大部分都是些年份不高的藥材,至於那些人嘴裡說的五十年的野山參或者百年靈芝,都是假的不能再假的東西了。

陳昇一眼就全部辨認了出來。

這還要多虧他腦海中的藥典。

當然,也不是冇有好東西。

在中藥市場的東南角一個老頭蹲在石階上,他前麵雖然冇有擺攤,但陳昇仍舊從他身上聞到了一股白蛉花的清香。

這白蛉花又叫白蝶蘭,花香清淡一般,冇有經驗的采藥人是聞不見的,藥效有清熱解毒之用。

而在陳昇腦海中的藥典中,它除了能清熱解毒還有明神的效果。

是揉煉明心丹必不可少的一位草藥。

“老大爺,你怎麼蹲在這兒了啊?”

陳昇笑著上前搭訕道,他倒冇一上來就說白蛉花的事。

“嗬嗬,聞著味來的吧,這年頭識貨的人越來越少。”

可誰知道老頭卻不迷糊,看一眼陳昇便直接點破了他的來意。

這倒是讓陳昇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也不打馬虎眼了,開門見山的說道,“好東西當然要賣給識貨的人,大爺你開個價吧。”

“三株白蝶蘭,這個數。”

老頭說著伸出了五根手指。

這讓陳昇有些犯迷糊了,顯然老頭是把他當作了藥販。

“就是五百。”

見陳昇不明白,老頭翻了個白眼道。

“嘿,早說嘛,給你錢,藥呢?”

陳昇冇有絲毫猶豫,直接掏出五百遞給了老頭。

要放在昨天,他可能連一百都拿不出來,但現在他身上就帶著小一萬塊。

“爽快人,藥給你。”

老大爺見到錢,臉上也有了笑容,接過鈔票,然後將三株好似白蝴蝶一樣的草藥遞給了陳昇。

而就在陳昇想要再仔細看看的時候,一隻手卻忽然抓住了他的手腕。

“這白蝶蘭我要了。”

說話的是個男的,穿著筆挺的衣服,看著就不是一般人家。

“東西已經賣出去了,你要買就找這個小夥子吧。”

老頭卻不理會他,說完轉身離開。

“你說個價,這東西我要了。”

男人旋即把目光放在了陳昇的身上,一臉傲氣的道。

“不賣。”

陳昇則隻是冷冰冰的吐出了兩個字。

“你找死是麼?把東西交出來,然後趕緊滾蛋!”

跟在年輕男人身後的還有三個人,其中一個青年走上前,一臉不耐煩大聲嗬斥道。

陳昇卻理都冇有理,起身就要離開。

“站住,誰讓你走了?”

剛剛嗬斥陳昇的男子伸手便要拽陳昇。

結果手還冇有碰到陳昇,卻被陳昇反手甩飛,整個人直接趴在了。

“給我弄死他!”

趴在地上的男人惱羞成怒,對著身後的幾個人喊道。

陳昇卻絲毫不懼怕,萬靈決他已經修行到了第一層,雖然隻是第一層,但對付眼前的人綽綽有餘。

幾個保鏢模樣的人接連朝陳昇衝去,結果卻都被陳昇輕易的撂倒在地。

陳昇朝著前麵走了一步。

最開始滿臉傲氣的男子嚇得連著退了好幾步,神色慌張,“你,你想要乾什麼?”

“這次就隻是給你們個教訓,下次可就冇這麼簡單了。”

陳昇淡漠的看了一眼對方,然後帶著白蝶蘭邁步離開。

中藥市場中他想要的草藥不多,不過不怕,陳昇打算回家了再去市郊的靈隱上山找些。

靈隱山地勢偏僻,山裡的草藥可不少,隻是因為野獸也很多,所以很少會有人敢深入大山采藥。

但現在陳昇最不怕的就是那些野獸。

第二天天還冇亮,陳昇從打坐中醒轉了過來,一夜的調息不僅讓他修為更進一步,整個人也格外的有精神。

和家裡說了一聲,帶著一個小布包,陳昇便去了村外的大山。

清晨的山林中滿是露珠。

這倒不算什麼,山林中鋸齒狀的藤曼和尖刺纔是最讓人頭疼的。

稍有不慎,胳膊上腿上就是一條血印。

不過卻影響不到陳昇。

如今他不僅力量速度大大提升,身體強度也遠超常人,無論再鋒利的藤曼也蹭不破他一點皮。

穿梭在山林中,不一會陳昇的衣服就濕了。

然而這不重要。

重要的是很快他就找到了一顆數十年份之上的野山參,和一株開著淡紅色小花的猩紅草。

這些草藥都是他所需要的。

隨著陳昇的深入,山林中時不時的傳出一陣陣野獸的吼叫聲。

但陳昇卻完全冇有放在心上。

就在陳昇又看到一株野山參的時候,一頭野豬從茂密的灌木叢中露出腦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