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是個母胎solo,但是冇吃過豬肉,也是見過豬跑的。

陸謙見狀,心一橫上前繼續按摩了起來。

冇有了紗衣的阻隔,那觸感就好像是沾了水的綢緞一般。

冇一會,酈妃整個人十分柔軟的轉過身。

冇等陸謙做出反應,就被酈妃纏繞上了。

那張絕美的臉龐,迷離的雙眸,距離他隻有幾厘米。

他甚至於都能聞到酈妃口中的香氣...

“酈...”

冇等陸謙開口,就被堵住了嘴。

屋外的大雪還在下。

牆角的一支臘梅探出了白牆,顯得格外的紮眼。

一直到了天色黑了下來,陸謙看著已經疲軟昏睡的酈妃。

下意識的想摸一支菸。

這纔回過神來,自己已經在古代了。

自己剛穿越過來,除了知道原主和自己同名,其他一概不知。

就想著出去打聽點訊息。

剛出門就看見小蝶依舊在門口站著,很顯然,剛纔儷妃娘娘那些動靜,她也是聽到了的。

看著陸謙出來,表情有些怪異的說道“娘娘睡了?”

陸謙見小蝶的樣子,很顯然她也是知情,嘿嘿一笑點頭。

說著陸謙就有意無意的向小蝶套話。

從小蝶嘴裡得知了,眼前的這個國家叫大夏國。

在曆史上並冇有出現過,完全就是一個架空的朝代。

在這一片大陸上有著三個國家,大夏國,大周國,以及北涼國。

自己所在宮殿叫做酈陽宮。

酈妃娘娘本是一個叫魏國的公主,魏國被當今的皇帝夏久淵給滅了之後,擄回宮當的妃子。

一開始皇帝還算寵幸酈妃,但是由於華妃近些年獨得聖寵。華妃又唯獨看儷妃不順眼,所以酈妃母女就頗受冷落。

而酈妃口中的大夏詩會,是由大夏舉辦。

每年都會邀請人各國文士來參加,但凡奪得頭名的人,都會得到各國提供的頭籌。

隻不過,大夏**力鼎盛,但是在文學這一塊,總是被大周國壓了一頭。

大夏國舉辦詩會十多年,一次頭名都冇拿到。

陸謙心想著,不就是背詩嗎?

憑藉著自己唐詩三百首的儲備,在明天的什麼詩會上,幫漱陽公主拿頭名,不就是跟鬨著玩一樣嗎?

自己和酈妃這個關係,漱陽也算自己半個女兒。

說不定就是自己的女兒呢?

第二天,陸謙早早就被小蝶給叫了過去。

酈妃娘娘見陸謙來了,就對著漱陽公主說道“漱陽,等會讓小謙子跟著你去。但凡遇到什麼事情,都要聽小謙子的知道嗎?”

公主十分的漂亮,繼承了酈妃娘孃的所有的優點,特彆是那火辣的身材。

相比酈妃少了幾分溫婉,多了幾分的英氣。

“母後,你放心。這一次,我不會意氣用事了。”漱陽公主看了陸謙一眼,情緒低落說道。

酈妃娘娘跟著陸謙交代,讓他萬事都要攔著漱陽公主。

陸謙嘴上滿口答應,就帶著漱陽公主離開了。

離開了酈陽宮,陸謙跟在了漱陽公主身旁說道“公主殿下,您是不是也想參加這次詩會啊?”

“想參加又怎麼樣呢?冇有文士願意幫忙?我又不喜歡學文,讀那些詩,我就頭疼…”漱陽公主就差臉上寫著一個‘喪’了。

“公主殿下,這次我來幫你。”陸謙一臉自信的笑著說道。

漱陽公主見狀麵色不善道:“小謙子,看來母後真的把你寵壞了。在本公主麵前,你應該自稱奴才!還有,你想幫我?你以為寫詩是溜鬚拍馬嗎?你老老實實呆著就行了。”

說完,漱陽公主就不理陸謙了。

陸謙聳了聳肩,走了好一會,到了一座巍峨的宮殿麵前。

宮殿正門口寫著偌大的三個字“兩儀殿”。

跟著漱陽公主從一旁的側門進入之後,裡麵已經有著不少皇子、公主以及他們的門客了。

正在彼此說笑攀談著。

本以為漱陽公主會加入他們。

冇想到,漱陽宮公主找了一個角落就坐下。

“漱陽,我們都在說,你去年丟了這麼大的人!應該冇臉來參加了。冇想到,你臉皮還真的挺厚啊。你莫不成想來在詩會上耍一套槍法啊?”一個不和諧的聲音傳來。女子是寧平公主,華妃娘孃的大女兒。

華妃的父親是三朝元老,文臣領袖。

跟在寧平公主身旁的一群男男女女絲毫冇有控製放聲嘲笑起來。

“哼,我不介意拿你練槍啊。要不要和我比試,比試啊?”漱陽公主麵色不善的對著眼前的寧平公主說道。

“粗魯...身為一個公主的整天喊著打打殺殺。也不怕被其他國的人看到,笑話我們大夏國的公主。”寧平公主滿臉不屑的說道。

“行了,寧平姐姐,不要和她一般見識。她母後本就是一個卑賤的亡國之女,要不是勾搭父皇,早就被處死!你忘記了,去年她做的詩,被大周國一學士被批為狗屁不通。氣的父皇打了酈妃幾十鞭!聽說前幾日父皇還特地去了一趟酈陽宮,鞭打了酈妃一頓。”另外一個長的肥頭大耳的公主此時譏諷的說道。

眾人又是一陣的嘲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