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彆睡了,皇後要召見你了!”

“小臻子,這下你可是走了大運了!”

皇後?

秦臻聽著耳邊傳來熟悉的聲音,睜開了迷糊的雙眼,眼前竟然是一間古色古香的房間。

怎麼回事?

下一刻,無數記憶如潮水般湧入腦海。

自己竟然穿越了?

穿越也就算了,自己居然成了一個小太監?!

秦臻瞬間感覺雙腿之間一涼,下意識的加緊了雙腿,卻發現自己的居然還在!

難不成是因為自己穿越了,身體也恢複了過來?

不過他剛剛鬆了一口氣,就嚇的瞬間從床榻上彈了起來。

“你說什麼?皇後要召見我?”

自己穿越到了一個不屬於任何曆史的大乾王朝,律法嚴格,自己假太監的身份若是被髮現了那後果......

秦臻瞬間打了個冷顫,他上一世乃是清北的高材生,對各種酷刑都熟記於心!

無論如何,自己假太監的身份都絕對不能被髮現,得想辦法逃出宮才行!

“你還愣著乾什麼?還不快去乾清宮領賞?”

“領賞?什麼賞?”

秦臻微皺眉頭,看著眼前的好友小德子,眼神中透露出一絲疑惑。

“太醫說你傷了腦子,你不會連自己之前救了皇後都忘了吧?”

對方話音落下,秦臻瞬間回想起來了之前的事情。

之前皇後遇刺,自己的前身歪打正著竟然替皇後擋下了暗器。

結果這前身一命嗚呼了,自己這才穿越到了這個倒黴蛋身上。

這一瞬間,秦臻心頭一陣狂喜。

再怎麼說,自己也救了皇後,隨便要個萬兩黃金告老還鄉應該冇問題吧?

不過這種想法隻是在腦海中存在了片刻,就立刻打消了。

自己若是當真這麼做了,那恐怕等著自己就隻有死路一條了!

開什麼玩笑?

居然有人敢在皇宮中當眾刺殺當朝皇後?

而自己偏偏壞了他們的好事,這個時候出宮,豈不是等著被人報複?

不行,眼下自保纔是最重要的!

最好是找個大腿抱一下,等風頭過去了,自己再想辦法逃出宮去!

就在秦臻正在沉思的時候,屋外突然傳來了一道尖銳的呼聲。

“皇後駕到!”

皇後來了?

秦臻瞬間一愣,身邊的小太監連忙一把拉著自己跪在地上。

“參見皇後!”

“參見皇後!”

秦臻也像模像樣的跪在地上,低低的埋著頭。

片刻之後,一陣清風襲來,伴隨著淡淡的香味,一道如銀鈴般悅耳的聲音傳入了秦臻的耳中。

“你就是秦臻?”

“啟稟皇後,正是小人!”

秦臻埋著頭,聲音堅定的迴應道。

“站起來吧!”

話音落下,秦臻立刻起身,半躬著身子,眼神卻悄悄的打量了一下眼前的皇後。

不過僅僅一眼,他就直接傻眼了。

前一世他也算是閱女無數了,但是眼前的皇後才真的向他詮釋了什麼叫做傾國傾城!

怪不得古代有君王願意為博美人一笑而烽火戲諸侯!

如初雪般柔嫩白皙的皮膚,如寒潭般清澈的美眸,還有那精緻如青花瓷般的鵝蛋臉!

這一刻,秦臻似乎已經忘記了自己的身份,眼睛都瞪直了!

“你這小太監,好生無理!”

站在皇後身邊的丫鬟立刻一聲嬌嗬!

秦臻這才反應過來,撲通一聲的跪在了地上。

“皇後贖罪!”

“小人,小人實在是被娘娘絕代風華的美貌所震撼,還望娘娘謝罪!”

秦臻話音落下,皇後瞬間噗嗤一笑。

“你這小太監,倒是伶牙俐齒!”

這一顰一笑,都讓秦臻心頭一顫。

“說吧,這次你救駕有功,希望本宮賞你什麼?”

聽到這句話,秦臻心頭一喜。

事到如今,自保纔是最重要的,正所謂大樹底下好乘涼,眼下最好的辦法就是抱緊皇後這顆大腿!

“啟稟皇後,這都是小人的本分,承蒙娘娘厚愛,小人隻想侍奉在您身邊!”

秦臻鄭重其事的堅定道。

不過話音落下,眾人的臉色卻都有一些怪異,就連皇後的美眸之中也都透露出了一絲詫異。

“此話當真?”

“本宮雖是皇後,但是在這後宮之中的地位可不比其他嬪妃,你確定想侍奉在本宮身邊?”

皇後話音落下,一些碎片化的回憶再度湧入秦臻腦海中。

他這纔想起來,兩年前因為皇後違抗聖意,被打入乾清宮,實為軟禁,就連這後宮之主的位置都已經交給了當今聖上最寵愛的熹貴妃。

熹貴妃乃是當朝宰相的妹妹,深得聖心,宰相更是權傾朝野,隻怕這次刺殺都與他們脫不了關係。

想到這裡,秦臻也微微一愣。

不過即便如此,自己也已經冇有其他選擇了。

雖然皇後如今勢弱,但如今投靠她也是最好的機會。

“能夠侍奉皇後左右乃是小人的榮幸!”

秦臻冇有絲毫猶豫,撲通一聲跪了下去。

隻不過身後的幾個太監見此卻都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後宮之中誰不知道乾清宮每月的俸祿是最少的?

皇後這一進乾清宮就是足足兩年,說不定那天就一道聖旨廢除了後位。

這個時候進入乾清宮,說不定日後都再無翻身之地了,如此的大好機會居然就白白浪費了!

看見秦臻堅定的眼神,皇後的臉上也揚起一絲笑容。

不過就在此刻,門外卻突然傳來了一道高呼。

“聖旨到!”

話音落下,眾人一愣,立刻下意識的跪在地上。

皇後美眸中閃過一道詫異,也跪在地上,恭敬道:“臣妾接旨!”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念皇後反省兩年後未犯絲毫之錯,寡人念皇後寬厚,賞皇後重掌後宮,搬回未央宮!”

話音落下,眾人都瞬間一愣,眼神中無不透露出詫異之色,彷彿自己聽錯了一般。

“臣妾叩謝皇恩!”

皇後立刻反應過來,上前接過了聖旨。

“皇後,恭喜!”

“日後還得仰仗皇後提拔!”

開口的正是皇上身邊的大紅人,位居一品的總管趙公公。

“趙公公說笑了,本宮剛剛掌管後宮,日後還得您多多指點。”

“那老奴就先行告退了!”

趙公公離開之後,眾人才彷彿如夢初醒一般,不過再度看向秦臻的眼光已經變了模樣了。

這小子,踩了狗屎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