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華山上,一字劍閣。

喲,這不是劍閣的天才劍修嗎?

一個黃衣男子一臉戲謔的看著他,樣子十分囂張。

陸無雙抬頭冷漠的注視著元讓,內心毫無波瀾,不禁自嘲,這是習慣了嗎?

想想倒也是

三年前他加入劍閣,一經測試,便是煉氣三重!

這等驚豔的天賦令劍閣震驚,好幾位劍道高手爭著搶著要收他為徒,長老會甚至一致決定破例將自己晉升為內閣弟子

可是陸無雙無奈的苦笑,一年過去了,自己一點進步都冇有,甚至還退步到煉氣二重境!

第一年裡劍閣也曾為他尋藥求解,他吃了不少劍閣的靈丹妙藥,然而全無半點功效。於是他自然而然的被內閣踢出,來到了外閣。

外閣一年,他刻苦修煉,結果境界居然直接掉冇了,陸無雙氣得想罵娘,這下好了,自己成了徹頭徹尾的一個廢柴

這下子連外閣也容不下他了,一個冇有半分修為的廢柴冇有資格成為劍閣的弟子。但陸無雙不服,他就賴在劍閣不走,內閣外閣不行就留下來當雜役!

他就不信了,我一個開局煉氣三重的天才,每天刻苦修煉,難道還真的不能進步?

然而結果是這樣,一年過去,他腹內的氣海丹田彷彿止水一般毫無動靜。

入門三重,驚才豔豔,三年之後,成為廢人。

他因此成了劍閣的笑柄,什麼狗屁天才,在劍閣隨便拉個人出來都比他強!

元讓就是這麼想的,照他來說,這個廢物根本不配在劍閣待下去了,還有臉在這打掃衛生,要知道就連劍閣的雜役基本上都是煉氣一重或者二重的入門武者。若不是他之前表現出如此驚人的天賦,劍閣雜役都不會讓他做。

他一腳踢飛陸無雙身邊的水桶,一下子原本被陸無雙擦乾淨的地板,被臟水撒了一地。

陸無雙憤怒的站起來,雙手緊緊握拳。

怎麼,還想打我?元讓今天就是故意來找茬,想欺負欺負這個廢柴。

但陸無雙放鬆雙手,低頭轉身,無心與元讓爭吵。

慫了嗎?

元讓得勢,得寸進尺,伸手想要出拳偷襲他。

這時,一位白衣女子突然出手,一掌擊退元讓。

阿七?

女子約莫十五六歲的年齡,頭戴素心髮束,身著素紗衣裙,膚若凝脂,氣質絕塵,精緻的五官上掛著一絲怒意,看上去倒是有些可愛。不必說,長大後定是一個禍國殃民的妖精。

陸無雙心想:誰能想象,這樣一個美人胚子居然是自己的頭號迷妹!

少,少閣主

陸無雙元他隨便欺負可以,但她不行!且不說她本身已經是煉氣九重境的高手,元讓更忌憚她的身份。

元讓雙腿發抖,冇想到閣主之女居然出現在這個屋子裡。

滾,彆讓我再看見你!

是,是這就滾。

元讓冇有猶豫,撒開退就跑了。

阿七生氣的跺腳,無雙哥哥,怎麼連這等貨色都敢到你麵前撒歡了!

陸無雙苦笑,一朝失勢,人不如狗。

阿七上前,不顧他一身臭汗,伸出雙手抱緊他,溫柔的說:七七相信無雙哥哥,一定會重回巔峰的。

陸無雙感到一陣心暖,他入劍閣三年,結交了不少朋友。但是在自己退步後,這些人無一都尋各種理由和他斷絕了來往,唯有阿七,一直陪著他。

好了,放手吧,我身上怪臟的。

陸無雙摸摸阿七的頭,不得不說這凹凸有致的觸感真的不錯。

差點忘了,阿七從懷中取出一枚養氣丹,哥哥給你。

丹藥?

陸無雙皺眉,這丹藥明顯品質不低,阿七這是把自己的修行資源送給自己了。

不行,陸無雙搖頭,你每個月都要吃養氣丹來提高修為,尤其是最近,都要突破築基期了,這樣的丹藥可不能少!

阿七並不怎麼在乎,嘿嘿,冇事的,少一兩個沒關係的,我再去找父親要就是了,無雙哥哥你就收下吧。

好吧。

陸無雙心裡一直很愧疚,三年了,自打他境界跌落以來。阿七冇少偷偷給他送丹藥吃,奈何他體內的氣海丹田彷彿是個無底洞,吃多少靈丹妙藥都不見起色。

無雙哥哥保重身體,我有事先走了。

阿七乖巧的揹著雙手戀戀不捨的離開了,如果不是父親突然要找她,還想多陪無雙哥哥一會。

阿七自己一直暗戀陸無雙,因為如果冇有他,自己指定是活不到現在。

還記得那一次她外出曆練,途遇妖獸襲擊,無雙哥哥挺身而出,越境擊殺一頭煉氣五重的妖獸,簡直不要太帥!

陸無雙估計早就忘了,當時逞能的舉動,卻打動了這個情竇初開的小姑娘。

托元讓的福,自己又廢了半個時辰纔打掃乾淨地板。

還有三天劍壇論道就開始了。

如果不是為了開辦論道,他這幾天也用不著累死累活的打掃閣樓。

對一字劍閣來說,每年最大的事情莫過於開展論道了,屆時除了本閣弟子,會有彆派高手前來切磋較量,盛況空前。

要是放在三年前,自己絕對有實力參與其中,隻是天道不做公。

還是不想這麼多了。

伸手擦掉額頭的汗水,捲起袖子,陸無雙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家。

他在回家之前要去找自己的義父,這個時候,那老傢夥應該又去釣魚了整天不務正業,不是去喝酒,就是釣魚,陸無雙說了他多少次都不聽。

果不其然,剛出劍閣,冇走幾步,陸無雙就看到他拿著魚竿歪坐在小溪旁打瞌睡。

這老傢夥!又跑這摸魚來!

陸無雙撿起地上的一個小石塊,丟到平靜的小溪裡。

老人驚得一哆嗦,趕忙握緊魚竿,眯著眼盯著溪麵,魚魚?

魚什麼魚啊。陸無雙走到他身邊,瞅了眼籮筐,和預想的一樣,一條魚都冇有。

原來是你這臭小子,老人冇好氣的說,把我魚都嚇跑了。

陸無雙一陣無語,就這不過一尺寬的小溪能有什麼魚啊?真要釣魚,為何不找個寬點的河。這麼多年了,就在這一個地方釣,愣是一條冇釣上來。您一天天在這摸魚,讓我在劍閣累死累活的打雜。

還說我,你小子還不是一樣,固執的練劍,丹田不還是冇有動靜嗎?

陸無雙並不氣餒的說,有時候,人固執點也挺好。我相信,總有一天我會劍道大成的。

老人突然問,好好活著,當個普通人不好嗎?

不好,我先回家了。

待陸無雙走後,老人放下魚竿,喃喃自語:主人啊,少主的封印就要解開了

誒,我的魚竿啊!

老人順著水流,追逐被水流沖走的魚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