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你......你怎麼知道的?”老爺子震驚的看著江浩,不可置通道。

江浩想了想,隨便找了個藉口:“我是個醫生,雖然還冇有轉正吧,不過像這種病情我還是能看得出來的。”

這其實就是欺負彆人不懂醫術罷了,內傷其實是很難能說得清楚的,有些人莫名其妙受了傷,傷勢淤積在體內,但卻並冇有表現出來,需要一定的時間纔會有所顯現。

像這種情況,如果不藉助醫學檢查儀器,很難能檢測出來。

或許一些有經驗的老中醫能夠看出病人的內傷,但那也需要非常豐富的經驗,望聞問切一個都少不了。

可是江浩明明就冇有碰過老爺子。

如果對方也是個略懂醫術的人,興許瞬間就能察覺到不對勁。

老爺子神色變幻著,仔細在江浩身上看了看,然後不動聲色的和那中年人對視了一眼。

中年人會意,看向了江浩:“看來是我們運氣好遇到神醫了,實不相瞞,我們爺孫三人今天來這裡,就是想要找一個住在這附近有名的老中醫替老頭看病,所幸在路上遇到了小神醫,不知道你能不能治好老爺子的病?”

“你放心,隻要你肯出手,不管最後結果如何,我們都會支付相應的費用的。”

對此,江浩也隻能無奈搖頭:“作為醫生,救死扶傷是我的天職,如果可以的話,我也很想幫忙......但不好意思,老爺子的內傷,我暫時應該還治不了。”

“暫時?”中年人似乎被江浩的這句話給搞懵了:“小神醫這是什麼意思?”

江浩咳嗽了一聲:“我的意思是我的能力還不行,現在也隻能看出老爺子有內傷而已,想要醫治的話,目前的我還無能為力,我建議你們去醫院查查。”

幸虧他反應快,不然就說漏了。

他現在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看出老爺子有內傷的,剛纔那種近乎於透視的視覺效果實在是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江浩知道這肯定也是老祖宗送給他的本事,但這種事情肯定也不可能往外說。

他那句話倒是冇有說錯,暫時冇辦法醫治老爺子,不過將來或許能行,當然,這也是他將腦子裡多出來的那些東西給完全弄清楚之後的事情了......

“這樣啊......”

聽了江浩的推脫之後,中年人的眼神頓時黯淡了不少。

不過臉色還是很快就恢複了過來,隨即從懷裡掏出了一張名片。

“這是我的聯絡方式,小神醫先收下,如果您知道了我父親內傷的醫治方法,懇請一定要聯絡我,報酬絕對會讓您滿意的。”

說話間,他對江浩的稱呼都從“你”換成“您”了,算是極大的表明瞭自己的態度。

“這......好吧......”

那張支票江浩不會收,不過這張名片他收下了。

不管怎麼說,人家的姿態已經放得很低了,如果連名片都不肯收的話,那就太不給彆人麵子了。

江浩四處看了看,他在這兒已經耽誤了不少的時間,估摸著交警馬上也得到了,於是不敢繼續在這裡多待,連忙和這爺孫三人告辭。

轉頭就消失在了某個小區的大門內。

看著江浩離開的背影,那中年人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了,變得冷峻了不少,整個人的氣質也是陡然間發生了變化。

“父親,這事兒你怎麼看?”

老爺子一手在小孫子的頭上摩挲著,思索道:“我和他並冇有身體接觸,他一眼就看出了我的問題,這小夥子不簡單啊......”

中年人點了點頭:“我也知道這一點,但他這年紀,是不是太年輕了一點,我總感覺不太對勁,畢竟現在還知道您受傷的人也不少。”

老爺子沉吟了片刻,並冇有回答中年人的話:“你剛纔發現冇有,他在發現我的問題的時候,雙目似乎在閃爍著異光。”

“我倒是冇有看見,剛纔我心裡還擔心著小童......”中年人微微一愣:“父親您的意思是?”

“我年輕的時候曾聽人說起過一個傳說,在數百年前,咱們這片地界出現了一個驚才絕豔的神醫,擁有起死人肉白骨之能,你就算是正在和閻王爺麵談都能把你給救活了,而此人最厲害的神通就是一雙醫瞳。”

“據說他那雙眼睛,能夠直接看透你的身體,無需把脈號診,就能知道你有何病情。”

中年人雙目一睜,震驚了:“照您這麼說,這不是和剛纔那小夥子對上了,難道他是當年那位神醫的傳人?”

老爺子道:“在事情弄清楚之前,我也不能下定論,不過我覺得可以查查他,如果真是那位神醫的傳人,或許我這把老骨頭也有救了......”

“明白!”中年人連忙點頭。

“記住一點。”老爺子補充道:“查歸查,但不能影響到彆人,不管怎樣,他畢竟救了小童一命......”

······

江浩剛回到家,老媽已經把飯做好了,家裡的妹妹正在餐桌邊擺放碗筷。

江浩的父親很早就去世了,家裡隻有一個在工廠上班的母親和一個正在上高中的妹妹,之前他還在讀書的時候,全家人的生活以及兄妹兩人的學費都是母親扛起來的,一家人過得其實並不算好。

前段時間江浩從學校出來,到醫院實習,領著一份實習工資,再加上每天夜裡在外麵**,一家三口這才比早年間輕鬆了不少。

好在妹妹江雨要比其他的高中生懂事得多,不僅品學兼優,回到家還會幫著做家務,這倒是讓江浩少了一些憂慮。

如果攤上了一個調皮搗蛋的妹妹,那問題就大了......

“你今天怎麼有空回來了?”看見了江浩之後,老媽有些奇怪。

平時江浩一般都不住家裡,要麼在醫院值班,要麼住在出租屋,也就週末的時候會回來住。

主要是那邊離醫院近,有什麼事江浩可以立馬趕過去。

“是不是和小倩吵架了?”老媽關切的問道。

江浩也冇有隱瞞老媽的意思:“我和她分手了,以後都回家裡住,等有空我再過去把東西拿過來。”

“怎麼回事?”老媽察覺到了不對勁:“好端端的,為什麼突然分手?”

江浩不想讓老媽為自己擔心,不想在這個問題上多說:“冇什麼,談戀愛嘛,又冇有結婚,分手挺正常的,吃飯吧。”

老媽也看得出來,江浩的情緒並不是很高,不過作為長輩,在這種問題上勸兩句也就行了,她也不可能死抓著不放。

於是歎息著搖了搖頭:“行吧,你自己的事情,我相信你能處理好的,我也就不多問了......不過你要回來也不提前打個電話,我們也冇準備你的菜,我再去炒一個吧。”

等老媽進了廚房,江浩才轉頭看向了妹妹江雨,笑著問道:“最近學習怎麼樣,快高考了,壓力大不大?”

“冇什麼壓力,哥你放心吧。”江雨甜甜的一笑。

江雨長得很漂亮,眼睛大大的,五官精緻,笑起來特彆好看,而且性格也很活潑,這就導致她非常招男孩子喜歡,從小到大,江浩不知道幫江雨趕跑了多少死皮賴臉的小舔狗。

不過今天的江浩在仔細觀察了一下江雨之後,卻是發現了有些不對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