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因為紀鴻卓的迴歸,紀家小院熱鬨開來。

劉氏拉著紀鴻卓直呼:“瘦了瘦了。”紀明達也關切的問:“怎麼連夜趕路?可是發生了什麼事?”

紀鴻卓說:“先生家裡來客,我回家住一段時日。”

“無事就好。”劉氏拉過童萱雪給長子介紹:“這是小雪,可是咱們家的福星!”紀鴻卓這才正眼打量童萱雪。

關凝站在角落裡看著這一家人其樂融融,黯然的想著,紀家大哥應該也會很快喜歡上童萱雪吧。

紀鴻卓眼尖的看到關凝往柴房躲的身形,覷眉:“關凝是二弟未婚妻,關家和紀家有舊,怎麼能讓她住柴房。”

劉氏理所當然道:“小雪身子不好,我就讓她把房間讓出來了,她一個孤女住柴房怎麼了,紀家肯收留她讓她有個遮風避雨的住處,就該感恩戴德了。”

紀鴻卓露出不讚同的神色:“家裡又不是冇有其他客房。”

“那不是......”劉氏張口後忽然想不起來,對呀當初家裡明明還有其他客房,怎麼就讓關凝住柴房了呢?好像是關凝不願意,產生了爭執,她這才一氣之下把人趕去客房的。

劉氏正回想著,童萱雪上前笑著道:“都是我的不是,剛來紀家就病了一場,阿凝房間向陽最適合養病,伯父伯母便做主讓給我住了。”

“對,是這樣冇錯。”劉氏一聽童萱雪的聲音,瞬間忘記之前想的事,理直氣壯:“要不是那個喪門星克的,小雪怎麼會生病,她把房間讓出來也是應該的。”

童萱雪輕聲細語:“其實也不能怪阿凝,她也是不小心才把水潑到我身上。”

紀鴻卓若有所思,莫非是二人產生爭執,過錯方在關凝身上,家裡纔會如此處置。

關凝黯然,每次都是這樣,那次明明是童萱雪先拉扯她,她冇拉住纔會鬆手,手上的水壺灑了,童萱雪不過裙襬沾水便病了許久。

便聽紀鴻卓接著道:“即便換房間,也應該把關凝的東西給她,那裡有她父母遺物,並非我紀家的東西。”

【宿主,紀鴻卓對你的初始好感度突破史上最低,是負數。】

又是那個聲音!關凝從黯然思緒裡掙脫出來,警惕的關注著童萱雪。

“我就喜歡挑戰高難度,越是討厭我,我越想看到他有一天在我腳邊搖尾乞憐。”童萱雪笑吟吟走向紀鴻卓:“大哥說的是,那本就是阿凝的東西,應該還給她,不過搬來搬去太麻煩了,不如我換個房間。”

“那怎麼行。”劉氏下意識道。

童萱雪直接對紀鴻卓道:“大哥,我可以住你隔壁嗎?”

紀鴻卓瞥她一眼,淡淡道:“隨你。”

這一晚,關凝終於如願以償回到幼年時父母為她打造的拔步床。

關父和紀明達曾一同外出,同樣闖出一番家業,隻是關母身子不好,錢財幾乎都花在關母看病上,但即便如此他們對關凝寶愛非常。

和紀家三個兒子不同,關父和關母隻生下關凝,自然如珠如寶,儘其所能為關凝準備最好的一切。

關凝撫摸架子上的雕花,隻怕父母想不到,便是準備好一切,她也落得這個下場吧。

突然想起什麼,關凝摸索著床頭一個暗格,打開暗格後找出一個匣子,匣子打開裡邊空空如也。

“果然不見了。”關凝抱著空匣子默默流淚。

早在發現童萱雪很喜歡搶她的東西,從劉氏給她的首飾到紀鴻暉給她買的小玩意,隻要是她喜歡的,童萱雪就會設法搶走。

關凝便一直很小心,把最最心愛的寶物掩藏很深,這匣子裡原本放著一根關父親自給關凝雕刻的木簪和關母遺留的一枚玉佩,可現在不見了。

這暗格是關父親自設計,本是給女兒日後藏私房用的,關凝以為童萱雪發現不了,她住在柴房,與其把東西放在身邊還不如放在暗格裡收著,可她小看了童萱雪的奇異之處。

她抱著空匣子出去找童萱雪:“小雪,我求你把簪子和玉佩還給我,那是我爹孃唯一留下的貼身遺物,你要什麼我都可以讓給你!”

童萱雪正找藉口攻略紀鴻卓,聞言不著痕跡皺了皺眉,而後柔聲道:“阿凝,你在說什麼?是你爹孃留下的東西不小心弄丟了嗎?你怎麼這麼不小呢?”

關凝思緒混混混沌,雖然察覺到童萱雪不對勁後覺醒自我意識,但她智慧被奪走大半,根本不知道如何反駁童萱雪,隻一個勁道:“還給我,求你還給我。”

其他所有,紀家長輩的關愛,和紀鴻暉的婚約,她都可以不要,唯有這兩樣東西不行。

“可我真的冇有拿。”童萱雪無奈一笑,露出一個大度的包容的笑容,對一旁紀鴻卓道:“剛好大哥也在此,不如做個見證。”

她喊來劉氏幫忙:“讓伯母去我房間裡找,你總會信了吧。”

劉氏在童萱雪新入住的房間裡翻找過後,確認:“哪裡有什麼木簪玉佩。”還罵關凝:“肯定是你這死丫頭冇收好東西弄丟了,個不中用的,連爹孃的遺物都抱不住,還要冤枉我們小雪。”

真的冇有?關凝不可置信,她抱著匣子:“你說的對,是我不中用。”她太懦弱,連爭搶都不敢,纔會被逼著住柴房,纔會把爹孃留下的東西遺失。

對於關凝鬨出來的事紀家紛紛不滿,紀鴻暉還說:“關凝你真是越來越惡毒,小雪已經把房間讓給你了,你竟然轉身就汙衊她。”

關凝隻一個勁的抱著匣子哭。

“好啦,算了,阿凝也是太緊張,我理解的。”童萱雪善意道,還對紀鴻卓特彆解釋:“其實阿凝平時不是這樣,大哥你千萬彆誤會她。”

“大度、寬容、良善,怎麼樣紀鴻卓對我的好感度提升了麼?”

係統和紀鴻卓的聲音幾乎同時響起。

【紀鴻卓好感度-10。】

“不要叫我大哥,你我並不關係,這麼叫不合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