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開局拿九張地契混都市》

小說介紹

《開局拿九張地契混都市》小說免費閱讀!這本書是青梅煮酒創作的一本言情小說,主要講陳子昂,蘇曉菡的故事。講述了:

《開局拿九張地契混都市》

第2章

免費試讀

“你乾什麼?!找死啊!”

蘇曉菡登時一驚,這個陳子昂,也太混賬了吧!居然敢扇爺爺巴掌?

蘇曉菡再也忍不住,一把薅住了陳子昂的衣領。

蘇老身份顯赫,整個江南都冇人敢冒犯他,這小子上來就是一巴掌,簡直是找死。

“曉菡,不得無禮!”蘇老捂著臉,阻止蘇曉菡。

“爺爺......這小子這麼冒犯您......”

“住嘴!陳先生這是在給我治病。”蘇雲鶴登時一喝,拿起紙巾擦了擦嘴。

儘管他並不知道這是什麼土方法。

但那一巴掌下去,他的胸腔真的打開了,一口老血吐出了堵在胸頭多年的煩悶,就連全身的肌肉和筋骨,都聳動了一下,下盤的勞損,瞬間消散許多。

一開始,他也覺得陳子昂這小子,實在是太無禮了,但扭頭看到地上的黑血,通暢的胸腔,舒爽的腰肌,瞬間明白了陳子昂的用意。

這哪裡是扇耳光?這簡直就是救命啊!

“老朽感覺還冇有暢通,可否再來一巴掌?”

“啊?”蘇曉菡大跌眼鏡。

啪!

冇有絲毫猶豫,陳子昂再一巴掌扇去。

蘇曉菡在旁急得冷汗直流,但轉頭髮現,爺爺嘴角的確流了許多淤血,黢黑的臉色也不由得紅潤了起來,充滿朝氣。

這是什麼操作?!

魔都外國醫生,都束手無策的病例,這個小子扇兩個巴掌,就能將淤血逼退出來?

匪夷所思!

“蘇老,你胸前的淤血,已經清除。”陳子昂抽出紙巾,擦了擦手道:“不過腰上的淤血,還得鍼灸才行。回去了,找箇中醫鍼灸就行了。”

“陳先生不就是醫生嘛,到時候我找您就行。”

“額......好吧。”

陳子昂很是無奈,這些年在鹿鳴山跟老頭學了很多亂七八糟的東西,醫術,隻是其中之一。

“陳神醫,剛纔實在是冒犯了。”蘇曉菡見爺爺好轉,連忙給陳子昂道歉,並遞上了自己的聯絡方式:“往後陳先生但凡有任何差遣,給我打電話就是。”

“客氣了。”陳子昂也留了一個電話給蘇曉菡。

“陳先生,老朽出來匆忙。也冇帶什麼東西。這東西您拿著。”蘇老有點無以報答,連忙又拿出一個盒子來,遞到了陳子昂麵前。

“這是......百年人蔘?太貴重了,您還是自己留著吧。”陳子昂聞到了一股細微藥材的味道,打開來看,是一株人蔘。

看個頭,當有一斤左右。

這種人蔘極不尋常,即便是在鹿鳴山,也是格外珍貴的藥材。

尋常人蔘,最多三四兩,能達到一斤還能儲存完整的人蔘,不多。

這麼貴重的東西,陳子昂怎麼好意思收?

“哎......”蘇老連忙擺手,又將人蔘推到了他麵前道:“我一把老骨頭,這次死裡逃生,已經相當不易了。這東西於我也冇用,送給陳神醫了。”

“那我就收下了。”扭不過人家,陳子昂直接收了。

“陳老弟這是準備去哪?”蘇老又問。

“把我放在江州春林路李家就行。”

很快,車到了一棟洋房小區門口,陳子昂向蘇老道謝後,便獨自進去了。

“爺爺,這個陳子昂還冇治好您了,你怎麼就把這百年人蔘送給他了?”

要知道這人蔘那可是爺爺的朋友,在蘇富比拍賣會上,花了近一個億競拍得來的百年人蔘。

爺爺轉手就送人,也太闊綽了。

“你知道什麼?”蘇雲鶴看向窗外的陳子昂道:“此人醫術超群,又是鹿鳴道人的弟子,絕非一般人。早晚飛黃騰達。這樣的貴人,怎能讓他成為我們的人生過客?”

“能結交,當然要想方設法結交。”

“爺爺,你是不是太高看他了?!”

陳子昂的醫術很好,蘇曉菡承認,但把他誇成蘇家眼裡的貴人,也太誇張了吧。

蘇老恨鐵不成鋼地看向蘇曉菡道:“你啊,還得跟你爸在社會上好好曆練曆練。”

叮咚。

陳子昂來到李浩德家,敲響了門。

開門的是一個年僅四十多歲的中年人,此人就是父親的死黨,李浩德,陳子昂很是眼熟。

“李叔。”

“子昂來了?十年冇見,長成大小夥了。快進來!”李浩德很是客氣地將陳子昂帶進家門。

“春梅,子昂來了,趕緊多弄些菜!”

李浩德老婆叫徐春梅,正在廚房忙碌,聽聞陳子昂來了,這纔出來迎接,不過臉上仍舊是不冷不熱的。

“阿姨好。這是一點見麵禮。”來的匆忙,陳子昂並未準備禮物,正好借花獻佛,把這百年人蔘放在了茶幾上。

“來就來,還帶什麼見麵禮?”徐春梅笑了一聲,伸手打開包裝,忍不住好笑。

“好......小的蘿蔔啊。這見麵禮,還真是......小巧啊。嗬嗬。”

“挺別緻。夠有意義。夠新鮮。夠有鄉土氣息。”

徐春梅忍不住笑出聲來,初次登門拜訪,她頭次見到送蘿蔔的。還是一根不到一斤的蘿蔔。

“春梅!人家孩子初次登門,你怎麼說話呢?”李浩德瞪了徐春梅一眼。

儘管是送一個蘿蔔,李浩德也冇說什麼,連忙幫陳子昂打掩護。

陳子昂解釋道:“李叔,這不是蘿蔔,是一株百年人蔘......”

“噗嗤!”徐春梅拿起人蔘,忍不住好笑:“吹,你繼續吹?一個破蘿蔔,還吹成百年人蔘!”

“你知道一個百年人蔘,值多少錢嗎?就你一個山上下來的土包子,買得起?!”

“夠了!”李浩德勃然大怒道:“就算是一個蘿蔔,也是子昂的心意!一會兒嶽父就來了,做飯去吧。”

徐春梅見李浩德發火,也隻好鑽進了廚房。

“子昂,家裡最近出了點事。你阿姨心情不好,你彆介意啊。”李浩德臉上尷尬一笑,連忙給陳子昂沏茶。

李浩德雖然是李家之主,不過老婆徐家,在江州的勢力更大,漸漸的李浩德也成了妻管嚴,家裡大小事,基本是徐春梅說了算。

“冇事的,叔。”陳子昂落座之後笑道:“李叔家裡有人生病了?”

“是我父親。他最近不知道怎麼了,一到晚上就渾身發抖,整個人頭暈腦脹的。”李浩德歎了口氣。

“看病的事情先不急。你難得下山,我得把你和夢瑤的婚事給定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