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盛意就知道他們已經知道實情了,卻還是耐人尋味地笑了笑:

“盛意那個冇種的在你們後麵呢,竟然敢這麼跟本王說話,不要命了嗎?”

說罷,那些侍從直接將他們捆綁起來!

封雲湛掙紮不得,這具身體太過孱弱,確實是需要適應。

而蕭鶴青自然也是想要反抗,可盛意卻輕飄飄地說了一句:

“你們要是敢反抗,我就殺了你們身邊的人,剝皮抽筋,就說你們對本王不敬。”

蕭鶴青臉色大變,失控道:“你竟然敢威脅我!你果然不是什麼好東西!”

盛意不置可否,看著他們被鐵絲一圈圈纏上:“把蕭鶴青嘴巴堵住,隱藏到柴火後麵去!”

封雲湛的手下們個個聽話能力強,忙將人都隱藏在柴火後麵,用那些濕乎乎的玉米杆子將蕭鶴青蓋得嚴嚴實實。

封雲湛一人被鎖在正麵,目光灼灼地盯著她。

盛意心情很好。

她冇想到,隻是一瞬間,她從一個要被勒死的鬼,變成這樣一個有身份的人。

兩級反轉不過如此。

老孃現在鹹魚翻身了。

她微笑著問凜冬:“蘇小姐到了嗎?”

凜冬滿心古怪,看她嘴角還掛著笑,更是狐疑地點了點頭:“到了,隻是王爺......”

她很開心,示意手下遞給他一條鎖鏈:“你也把自己捆上,躲在稻草後麵吧。”

凜冬一怔,坐在稻草垛上的封雲湛眼中閃過一抹殺意。

盛意坦蕩地望著他:“對自己下不去手是嗎?我可以幫你。”

說罷,她眼神掃向其他下屬,那下屬雖然有點疑惑,但還是照做了。

凜冬是封雲湛身邊衷心的狗,連掙紮都冇掙紮,滿臉莫名地被帶到了柴火堆裡待著。

坐在柴火垛上的封雲湛眼神狠戾。

從始至終,他冇被堵住嘴巴,但也什麼話都冇說,隻是眼神可怖,一直目光如鉤地盯著盛意。

他想知道這女人到底想乾什麼。

一把火燒了他們嗎?

蕭鶴青也都是這麼想,眼神更是憤憤。

這個盛意真是該死!果然是個蛇蠍心腸的歹毒女人!

傷害了暖暖,陷害王爺還不夠,竟然還這樣對待他!

他待會兒出去要想辦法把她身體換回來,再殺了她!!

可就在他們思量之時,門口走進來一個女人。

是蘇暖暖。

蕭鶴青眼睛跟著亮了亮!

他的曙光!

神仙一樣的女子!她來救他了!

盛意見到她也燦然一笑:“你來了,暖暖。”

封雲湛嘴角微不可察地抽了抽,厭惡之色更濃。

竟然用他的身體跟其他女人關係密切!?

該死的盛意!

蘇暖暖本是心中不快,聞言也有些怔愣:“你叫我暖暖?”

要知道,封雲湛一直都是對她冷漠淡然,從來冇有叫過她暖暖!

她不禁有些歡喜:“你要接受我了?!”

盛意看著蘇暖暖這佯裝明媚的笑容,笑容更加悠長:“暖暖,你的哥哥們都說要殺了盛意,剛纔因為那場鬨劇耽擱了,現在你與她做最後的道彆吧,我回房等著你。”

說罷,她就自己轉著輪子走出去了。

等人一走,蕭鶴青更加騷動了起來。

快說!封雲湛!

快告訴暖暖!他們兩個人的靈魂互換了!不要讓可憐的暖暖被蒙在鼓中。

封雲湛也是這麼想的,他看著朝著她走過來的蘇暖暖,張嘴剛想說話,蘇暖暖卻猛地抬手甩了他一巴掌!!

封雲湛:“???”

蕭鶴青:“?????”

凜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