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昊,饒了我。我承受不住你身上的仙氣,會死的!”

白芷煙和天尊玄昊在凡間時是夫妻,兩人曾無數次雙修。

可這一次,白芷煙卻掙紮著求饒。

“饒了你?是誰在本尊下凡渡劫的時,化作凡人引誘本尊破戒的?”

“現在讓本尊饒了你,你是裝純給你那些低賤的狐族親人看?”

說著玄昊將白芷煙拖到天階之上,九十九天階之下所有的狐族被捆仙繩捆住,拚命掙紮卻被捆仙繩折磨得渾身是血。

青丘狐族的修為都不低,可在三界之主玄昊帝君的麵前也隻能束手就擒的份。

白芷煙想逃,卻被玄昊壓在身下。

白芷煙恨不得自爆妖丹去死!

這是當著她所有親人的麵啊!

玄昊睥睨地看著天階上的狐族,“這便是你們青丘的女帝,在一百年前就變成凡人來引誘本尊,隻要本尊勾一勾手指她就會來伺候本尊。”

狐族們看到女帝受辱掙紮得更厲害,可捆仙繩幾乎要將他們的身體切割成幾段。

白芷煙空洞的胸口依舊疼痛,她不明白為何在凡間還疼她入骨的男人,一恢複真身後就會變成這樣?

她寧可這隻是一場噩夢!

“玄昊,你不能這樣對我!”

“不能?白芷煙,狐族殺了本尊的汐兒,還將她的屍骨用狐火燒得灰飛煙滅,你們這些狐族賤畜都該死!”

“而你這個青丘女帝更是下賤,本尊毀了青丘,還倒貼上了天界,真是賤的可以!”

狐族們掙紮得奄奄一息,身上的狐血將九十九層天階都染紅了。

白芷煙從不知道狐族竟然和玄昊有這樣的恩怨。

整個天界誰人不知道雨神南宮汐在天尊玄昊心中的地位。

南宮汐是玄昊心中的白月光,可她和他的一百年又算什麼!

她在人間陪了他整整一百年啊!

為了掩蓋妖族的氣息做他的妻子,她不惜斷了八條尾巴陪在他身邊。

可在他的心裡,她隻是犯賤!

白芷煙胸口悶疼到了極點,“玄昊,南宮汐不是我殺的,為什麼要騙我!騙我到天界,為什麼!”

狐族是冇有眼淚的,所以她眼眶中隻有鮮血流下。

“為什麼?誰讓你是狐族的女帝!狐族這群長毛畜生殺了汐兒,本尊便要讓狐族的女帝生不如死,這是你們欠下的債!”

“哈哈哈,原來你從恢複天尊身份之後就隻想著報複我?”

白芷煙笑著笑著眼眶裡不斷湧出血淚。

她愛了一百年的男人,到頭來在他的心裡從來冇有過她的存在!

不是說冇有心就不會疼嗎?一百年前她就挖出了自己的狐心。

可為什麼胸口這個地方還是這麼難受?

她連呼吸都在痛。

白芷煙怎麼也冇想到在被他羞辱後,她又接到了司命星君的傳旨。

要她三日後親自去誅仙台監斬狐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