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是黑色的,但又不完全是黑色,於那黑暗之中,透露出絲絲的灰芒,放眼看去,那似乎,是混沌襲來,欲要將天地重新化成混沌之地。

於那無儘的壓抑中,天地之中,一道浩大的偉力,伴隨著一道偉岸身影,直上雲端而去,欲要破開蒼穹,登臨那九天之外。

此人,便是青帝!

青帝,名號萬古青天,威蓋四海八荒,鎮壓九天十地,懸劍星空上,傲視浩瀚蒼穹。

青帝上雲霄,一手遮天,與浩瀚混沌相抵,爆發出無儘的大恐怖。

這當真是,與天一戰,亦是青帝的證道之爭。

然,即使如此蓋世強者,最終似也不敵混沌,無奈重傷而歸,那一方蒼天,從此變得無比黑暗,如同洛臨所進入的黑暗。

不知過去了多久,夢,結束了,洛臨醒來,心頭陣陣激盪。

天還冇有亮,洛臨信步向著院子中走去,這裡的靈堂還冇有撤去,那具紫金棺木,還安靜的放在那裡。

看到紫金棺木的瞬間,洛臨心頭感慨萬千。

在此之前,他所認知的,也僅僅隻是一個陽河縣,無論潼州,還是萬象宗,都隻是耳聞,聞名已久,從不曾見過、去過。

而那夢中,一代大帝,諸天之主,霸絕了一個時代,洛臨根本就不清楚,這是怎樣的一個概念。

可現在,這一切都以極為神秘的方式,注入進了自己的腦海中,成為自己永遠都不會忘記的一段記憶,那甚至可以當成是他的一段過去。

他不是被曾經的蓋世強者奪舍了,亦不是一代大帝的轉世之身,是他得到了青帝全部的記憶。

這份機緣,來自眼中的這具紫金棺。

當年,青帝與天一戰落幕之後,重傷歸來,從此潛心閉關,感悟玄妙,參證道之理,誰知,意外連連,不僅於修煉中走火入魔再遭重創,更有座下弟子背叛,引諸天強者進長青秘境之中。

青帝即便古今第一大帝,威震寰宇,終究傷重之身,倉促之下,迎戰座下弟子與諸天強者,結果可想而知。

他最終一戰,擊斃強者眾多,卻也因重傷而羽化歸冥。

青帝深知,逃走的那些人必然不會就此罷休,故而在隕落之時,將他自身葬於紫金棺木中,待那些人再度重返而來時,紫金棺在眾目睽睽之下破空而去,消失在浩瀚的無儘星空中。

如若不這樣做,他死後也不得安寧,他這遺體,極有可能會被瓜分。

一代大帝,倘若落得個這樣的結局…

從此,紫金棺帶著青帝遺體流浪於星空中,輾轉千年,紫金棺之力不足以繼續支撐下去,最終迴歸諸天,為洛家無意中所得。

當年,青帝葬於此棺木中,當天洛臨詐死,也被安葬在這紫金棺中,如他自己所想,曾經的強者,現在的少年,以這樣的方式,產生了一種他現在無法理解的交集。

然後,洛臨得到了青帝畢生的記憶。

如果不是洛臨,而是其他人,也會得到青帝的記憶,洛臨並不比任何人都特殊,這份交集,其實是湊巧。

但不管怎麼樣,曾經一代大帝的記憶,現在隻屬於洛臨。

縱觀青帝這一生,可謂波瀾壯闊,精彩紛呈。

他年少成名,意氣風發,於武道之路上勇往直前,最終,獨尊諸天,霸絕了一個時代。

和青帝相比,洛臨可不認為自己有那麼的驚才絕豔,可以稱霸一個時代。

然而,無敵於天地的一代大帝,生時,未曾感受過人世間的冷暖,落幕時,體會到了人間的大悲歡。

如此的一位強者,這個眼光,真的不怎麼樣。

生前指點過無數強者,到頭來,連座下弟子都背叛了,這份悲歡,外人難以體會的到。

不過,就在這個晚上,洛家眾人為了榮華富貴,放棄他們一家人,曾經的青帝,現在的洛臨,談不上誰比誰更好,都很可憐。

隻是洛臨還可以去改變這一切,青帝身死道消,徒有諸多遺憾。

“青帝前輩!”

洛臨當天詐死,被父母安葬這紫金棺中…斂息**的詐死,存在著很大的侷限性,洛東辰在當時並不知曉洛臨詐死,將他葬進了棺木中,倘若不是紫金棺殘留著的微弱之力刺激下,洛臨未必能及時甦醒過來。

正是如此,才避免了詐死變成真死。

青帝和紫金棺不僅救了洛臨的命,更救了他們一家四口的性命,所以!

“您生前有遺憾,死後更是如此淒涼…真的,我能感同身受。”

他遺憾生前已經看到了希望,卻因座下弟子的背叛而不曾證道成功,這是青帝的淒涼。

洛臨一字一頓,自言自語:“我無法保證,此生能夠為您儘除了那些小人,但隻要我還活著,就會將此事一直進行下去,直至身死道消。”

救命之恩不能不報,承繼了青帝記憶,也相應的得到了一份大機緣,洛臨從來都認為,為人者,理應要知恩、感恩,當要報恩。

不管未來是不是能做的到,不會放棄就是。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紫金棺為之輕輕一顫,淡淡的紫金光芒散發,赫然,這麼大的紫金棺,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縮小著,最終,不足巴掌大小,化成一道流光,從洛臨眉宇之中掠進。

已知紫金棺非凡之物,但終究,其力已耗儘,竟還能這般變化。

更意外的,是一道完整的訊息,出現在他的腦海中。

“永恒不朽法!”

洛臨心有所動,眼睛合攏,永恒不朽法開始自主運行,天地,似乎在這一刻靜止了。

不知過去了多久,當洛臨睜開眼睛時,天色已經大亮,驕陽懸掛在高空,光芒萬丈,籠罩著大地,而洛臨更發現,自身修為突破了。

武道分五大階段,一始、萬源、玄冥、定世、至神!

曾經獨尊諸天的青帝,已達至神最高之境,至上境,寓意至尊無上。

現在的洛臨,彆說青帝之境,在他以往的認知中,萬源一道,已是頂尖強者,可於世間中稱雄,當然,這個世間,不是青帝所在之地,而洛臨還隻是一始道中的小小武者而已。

一始道,亦有五境,淬體、化元、聚氣、養爐、合一。

洛臨天賦不凡,在同齡人還在艱難打磨自身時,他就已經踏進了淬體境,從此名動陽河縣,此前的他,已是九重淬體境,距離化元境也隻一步之遙。

但如果不是永恒不朽法,即使他經曆了一場生死,也不可能這麼快就進入化元境,可見這永恒不朽法的何等的可怕。

更讓洛臨好奇的是,青帝在生前,並未修煉過此法。

青帝獨尊諸天後,便在嘗試證道永恒,與天一戰之後更有大收穫,這永恒不朽法,難道,就是青帝當年閉關時的收穫嗎?

如果是,青帝座下弟子要冇有背叛,那或許,青帝就會藉此法,有可能證道永恒。

這是,時也、命也?

此時此刻,紫金棺安靜的躺在洛臨身體深處,在洛臨的靈氣包裹中溫養著。

也許它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恢複,但終有一天,它會陪著自己,於武道征程上披荊斬棘,若未來,代青帝同那些無恥之輩算賬時,也必然要有紫金棺在,去見證那一切。

“哥,真的是你嗎?”

身後,響起一道俏生生的聲音,洛臨回身看去,諸多思緒消散,眼中頓時浮現出溫和的笑容,他應該會比青帝幸福,因為他有家人。

不管發生了什麼,他的家人,都會永遠的站在他身後支援著他,而他,也會儘他最大的努力,去守護著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