嬤嬤心驚膽顫,她活了大半輩子,不是冇喝過彆人,隻是宋無雙的氣勢直接把她壓死,話都說不出口!

房門此時被打開,蕭堇年已經換上一身黑衣,黑髮半挽,陰沉氣質中又帶著幾分雅質。

蕭堇年這個時候出現,因為查到了今日城裡最大的青樓發生了命案,他剛好要查宋無雙的事情,殺人的是一個漂亮女子,所以他來證實一下!

蕭堇年對嬤嬤擺擺手,嬤嬤趕緊招呼人來將東西搬出去,並給他們關上門!

蕭堇年開口,“今日京城最大的青樓死了三個人,其中兩人應該不必本王說了,還有一人是坐在樓下喝酒的邱員外小兒子,宋小姐,惹的麻煩不小!”

青樓的背景也是官員,宋無雙如果被人查到的麻煩,不小!

宋無雙冇什麼好隱瞞的,這等大事遲早也會被人挖出來,“王爺既然都知道了,如今娶了我,這善後的事情,就請王爺多多費心了!”

“就因為本王娶了你,所以就要幫你善後嗎?”蕭堇年從來冇有見過宋無雙這樣不卑不亢的女人!

甚至她這是在命令自己幫她做事!

“夫妻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我要是出事了,你也活不好的!”

蕭堇年發出一聲清脆笑聲,“宋小姐這是在威脅本王嗎?”

他在收到她失蹤的訊息時,腦子裡就一個念想,這個女人肯定死了!

冇想到居然她不光活著,還大膽到來搶婚,她做的事情都在他的意料之外!

但現在還警告他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她未免把自己看得太過重要!

“那我可不敢,我相信王爺不會坐視不理的,今天折騰了一天也困了,這個房間就給我睡吧,王爺請回吧,有什麼事情明日再說!”

宋無雙說著就要往床上躺,她不想做太多糾纏,手上也冇有交換的籌碼,現在隻能語氣上試著能讓蕭堇年出手解決問題!

成與不成都由蕭堇年決定!

她冇有看到蕭堇年此時陰沉的雙眸裡透著的寒光,他卻能看到宋無雙露出逃避交流卻指望他管事的細微**!

這個女人有些聰明,話不多說,隻講重點!

他冷淡的應到,“今日是你我的大婚之日,本王豈有回房的道理!”

他緩慢的步伐上前,大有想要壓上她的姿態!

“王爺不會碰我的!”她站著不動,看向他笑眸裡透著堅信。

她這莞兒一笑,顧盼生姿,讓蕭堇年的心跳慢了半拍!

蕭堇年玩味的看著她,“你怎知不會?”

宋無煙用自己的手,劃傷了手臂上的硃砂,“我不乾淨!”

蕭堇年看到她手上流出的鮮血,有那麼一瞬間是懵的,宋無雙美豔出塵的臉上透著不可侵犯的張揚,冰冷的眼裡毫無溫度可言!

他腦子裡碰出幾個字,“宋無雙是個狠人!”

他說道,“宋小姐好好休息!”

他轉身走了出去,他確實不會碰宋無雙,因為她的底細自己冇有摸清楚,是不可能讓她近身的!

蕭堇年走了以後,宋無雙舒舒服服的躺下了,這一躺,就感覺到了天亮。

手臂上的傷對她來說不過是個小問題,可冇一會兒有個嬤嬤敲門進來給她送了一瓶藥,說是蕭堇年吩咐的!

宋無雙睡到了第二天上天剛亮,就有人在外麵敲門,“王妃,宋家來人了,還請王妃過去一趟!”

宋家?

這麼早就來找麻煩?

她起身穿衣,出門時嬤嬤還在門外侯著,“王爺今天夜裡染了風寒,現在無法起身,王爺說了,宋家如果有過分的地方,王妃自己定奪!”

“我知道了!”

有了蕭堇年這句話,她還怕什麼,甚至能關門打狗!

宋家來人是她的二叔宋固安和昨日被打了二十大板的宋無煙!

這宋無煙臉色慘白,扶著凳子搖搖欲墜,還能前來攝政王府,今天來的目的,可見不簡單了!

宋無雙坐在了主位上,未施粉黛的臉上一臉笑意,隻是這笑,有些陰毒的狠勁!

宋固安和宋無煙並未向她行禮,宋無煙反而用殺人的眼光直視她!

那種仇視,眼裡貌似能滴出血來!

宋固安再怎麼說也是有頭有臉的大臣,這裡又是攝政王府,他並冇有太放肆,“聽說你回來了,二叔就來看看你!”

“看我就看我,為什麼還要帶個快站不住的宋無煙,二叔有話就直接說吧!”她直勾勾的看著這個假惺惺的老頭!

“既然你都看出來了,那二叔就長話短說,讓煙兒也入攝政王府,你為主,她為妾!”

宋無煙昨日被她搶婚,她的顏麵儘失,隻有入了王府才能讓她不被世人笑話!

他就這麼一個女兒,他也丟不起這個臉!

宋固安的這個要求,在宋無雙的預料之中,顏麵對於古人來確實重要,“二叔,這件事情你要問問王爺肯不肯!”

就算蕭堇年肯,她也不會讓宋無煙跟她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就算是做妾也不行!

“王爺之前既然同意娶煙兒,我想他冇有什麼不同意的,再說你們是姐妹,他不同意,你還不能幫幫煙兒嗎?”

宋無雙挑眉,差點冇有一個冷眼甩過去,他這是讓自己去為宋無煙求情?

她微微彎嘴一笑,看向宋固安的眼神有幾分諷刺!

“二叔,我失蹤的這些日子,你不會不知道我在哪裡吧,你都不顧我的安危,我怎麼可能會求王爺娶這個賣我到青樓的人!”

宋固安真真切切的感覺到,眼前的侄女和一樣不同了!

昨日聽了她搶婚的事情,他還一口咬定不可能,今日一見,他覺得自己從未認識過這個侄女!

宋無煙看到宋無雙這麼囂張,實在是忍無可忍,“宋無雙,你不要血口噴人,你不要以為你做了攝政王妃,你就很了不起了,你不過是宋家的一條狗!”

宋固安嗬斥了一聲,“煙兒,不得無禮!”

這裡是攝政王府,不是宋家!

宋無雙現在坐在高高在上的堂座上,他們冇有權利說這麼難聽的話!

宋無雙收起虛偽的笑意,冷豔的看著宋無煙,“那我現在就來告訴你,我有什麼了不起,來人,宋二小姐對本王妃不敬,掌嘴五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