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大昌市有史以來最大的水災!死傷五萬!這個數字還在急劇增加!”

“媽媽走了,你是壞爸爸...盈兒再也不要喜歡你了!”

“所有人都欺負媽媽,那些壞人說她是個不要臉的女人,偷偷和你生下的我。他們還劃破了媽媽的臉,還要把媽媽浸豬籠.....”

“爸爸,洪水好冷,我好害怕...水裡還有好多噁心的東西,嘔!盈兒要死了...盈兒...再也見不到爸爸了....”

....

……

“為什麼?為什麼不給我一個彌補的機會!我恨啊!”

一聲嘶吼從神王殿裡傳來,薑白從床上一躍而起,目眥欲裂。

當他看著眼前熟悉的宮殿,和肩上的浸血的紗布,直接愣住了。

就在前一秒,他還在大昌市現場搶險救人。

當他看到妻女的屍骸,從坍塌的隧道中抬出來那一刻,整個人陷入癲狂絕望。

八年前,唐曉月不顧家族反對,毅然決然的嫁給他。

但不到半年,他就被人綁架賣給地下黑市。

八年戎馬廝殺,等他終於有能力回來時,卻是生死相隔。

“主上您醒了,太好了!”

“主上,最後四大戰神被您斬於刀下,剩下的敵方聯盟已經全麵瓦解,您身受重傷,已經昏迷三天了。”

“對!主上,最終一戰以後,所有地下勢力都俯首稱臣,您的慶典就在下個月,到時候您振臂一揮,您就是地下世界的神王!”

聽到驚呼,數十人推門湧入,看到薑白甦醒,紛紛激動說道。

戰後第三天?

薑白看了一眼手機,內心內心如驚濤駭浪翻滾。

他竟然重生了!

他竟然回到了災難爆發前一個月。

但是!

那場洪水依舊會發生,數萬群眾慘死於災難,包括那讓他魂牽夢繞的妻女……

想到這裡,薑白激動的渾身顫抖。

“取消慶典!準備飛機,我要去大昌市!”

薑白隨手扯掉手臂上的針頭,沉聲道。

他現在冇時間浪費,他要救的不僅僅是妻女,他還要救下千萬z國人民。

“主……主上,您不參加慶典,名不正言不順,那些勢力……”

一個嬌豔女子錯愕的說道。

“我還需要那些土狗瓦雞承認?不服都殺了!”

薑白雙眼爆發出恐怖的殺意,一股強悍的威壓逼的眾人無一敢抬頭直視。

眾人都感到一股強烈的窒息感,竟無一敢抬頭直視。

神王的威嚴無人敢觸!

……

一天後,傍晚七點,大昌市最繁華的地段。

一輛豪華的悍馬快速駛過,勁風捲著樹葉飄落。

車內煙霧繚繞,除了司機和副駕駛兩人,後排還坐著一個青年。

相似的是,這三個人身材健壯,哪怕是隔著衣服,都能感受到那爆炸性肌肉。

尤其是那個叼著煙的青年,雙眼深邃銳利,氣質卓越。

隻是此刻臉上多了一絲感慨和激動。

“把資料給我。”

薑白隨手將菸蒂扔了出去,聲音沉重的說道。

冇有人知道,此刻繁華熱鬨的大昌市,一個月後會變成何等慘烈的人間地獄。

水火無情,天災難擋。

生是z國人,死是z國鬼。

即使在地下世界行走多年,他的根依舊是這裡。

“老大,z國一直都是地下世界的禁區,暫時隻能弄到這些資料。”

副駕駛的男子回頭遞過去一遝資料,恭敬的說道。

此人身材高大,一雙虎目炯宛如銅鈴,炯炯有神。

白啟,九大護衛之一,戰力爆表,在地下世界,被稱為“嗜血虎神”。

曾經一人就能踏平一國,嗜殺成性,名字就能止小兒夜啼。

然而此刻在薑白麪前卻溫順的宛如綿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