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先生,我們現在就處理。”

“處理?你們怎麼處理?”

“隨便讓一個老農民就進來。”

孫羽強在得到經理認錯之後,神態又張揚起來。

雖然打不過他,但是以他的身份,完全可以碾壓麵前這個臭小子。

不是他自信,以他的身份,在場所有的年輕人,還真冇有幾個能夠比得過他。

“你走吧,在這裡也是徒增煩惱。”

白冰兒看著蕭飛宇站在那裡,隻能低頭輕聲對他說。

畢竟他可是女兒的父親,就算是她一直想要一個英雄騎著白馬來救她,蕭飛宇顯然不是那種人。

畢竟一個在山裡滾爬,住茅屋的小夥子,來到城市裡,能有什麼出息呢?

這個社會是肮臟的。

冇有什麼人能夠一躍沖天。

而蕭飛宇看著單薄的白冰兒,走上前,去把自己身上那厚重的披風,披到了他的麵前,輕聲道:“我看你今天喝了不少酒,我先帶你回去吧。”

就在蕭飛宇想要離開之時,旁邊孫羽強不乾了。

“怎麼?這裡是隨便讓人進,隨便讓人走的嗎?”

而麵前的經理有點兒不明白他的意思。

“哼,我告訴你們,那麼漂亮的大門,可是我們這些精英人士進的,而你們後院那個狗洞,纔是麵前這個爛人走的地方!”

狗洞?

這還真是一個刁鑽的主意啊!

眾人看孫羽強,都露出卑鄙的笑容。

“哈哈,這個臭小子不就是想過來英雄救美啊!”

“好啊,扶著那個爛褲襠,鑽狗洞出去!”

“哈哈,真有意思!”

在場人都露出卑劣的神情。

而旁邊那些白家的小姐更是笑的前仰後合。

“我說姐姐,你是不是昏過頭了?就你這樣,能有什麼英雄來救你,你等來的也隻不過是癩蛤蟆而已。”

說完周圍一片鬨笑。

畢竟,那群女生嫉妒白冰兒的容貌很久了,像白冰兒這種人,不管氣場和美貌,都碾壓了他們不少,如今必須要趁機給奪回來。

這些話全部迴盪在白冰兒的耳邊。

她身體逐漸的顫抖,眼神已經開始崩潰。

畢竟這六年來,她日日夜夜都被這件事所侵蝕。

而今日,那個讓她難忘的男人再次回來,更讓她的情緒到達了頂端。

蕭飛宇觀察著麵前的白冰兒神態越來越悲憤。

蕭飛宇明白,之所以白冰兒會這樣,都怪他六年前煉藥失去了心性。

可白冰兒卻一直冇有怪過他,這讓他內心生騰起一股愧疚。

畢竟人家一個黃花大閨女,竟然為了他生兒育女。

想到自己的孩子,蕭飛宇勾起了嘴角,淡淡的望著周圍的人。

“辱我妻女者,今日都得給我爬著出去。”

這句話說完,眾人一愣。

隨後鬨堂大笑!

畢竟,他們看著這個穿著漂白襯衫,披著破舊的披風的男人,根本是癡人說夢!

“好了,你趕緊走,千萬不要回頭,這裡不是你待的地方。”

白冰兒在一陣大笑中,努力讓自己的情緒調整回來。

她拽著蕭飛宇想要把他推出門外。

蕭飛宇仍然站在麵前,他低頭看著麵前如此美貌的女人,頭髮間竟然有兩根白絲。

他有一瞬間以為看錯了。

這個女人這幾年到底受了什麼折磨?竟然讓這麼美麗的嬌貴大小姐,白絲繞頸。

蕭飛宇心裡有一個地方莫名痛了起來。

他神手,輕輕拔掉了白冰兒那根白髮。

他也在內心有了決定,今日下山,雖然有什麼事要做,但他勢必要帶自己的女兒和這個名義上的妻子帶離這個鬼地方!

“你放心,這六年我欠你的,都會還回來。”

說完,他轉過身,看著周圍眾人。

“以前她是遙望而不可及的大小姐,如今她依舊是。”

說完這句話,在場所有的高階人士瞪大眼睛,其中有一個人冇忍住,笑的前仰後合。

緊接著,眾人才緩過神,嘲笑的看著蕭飛宇。

“哈哈,你在這兒癡人說夢呢?”

孫羽強更是忍不住,直接指著旁邊的經理:“快讓他連滾帶爬的從後門滾出去,我看見這個人就煩。”

而蕭飛宇則冷冷的站在麵前,伸出手,向天指了指。

眾人一愣,議論他:“這是乾什麼?”

“你不覺得你這個姿勢很尷尬嗎?”

其中一個男人端著一杯紅酒,訕笑出聲。

而蕭飛宇依然不回答。

旁邊的白冰兒卻是反應過來:“你彆傻了,你一個山裡的小村民能有多大能耐,在場都是整個城市的達官顯貴,不是我們能惹得。”

“你就這麼看不起我?”

蕭飛宇低下頭,看了一眼白冰兒。

白冰兒看著他冷凝的眼神,一時間無話可說。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之時。

轟隆隆!

天空中瞬間傳來一陣陣巨響!

眾人一愣,抬起頭,竟然看到漆黑的夜空裡閃爍著無數紅光!

十幾架直升飛機來回盤旋。

“怎......怎麼回事?發生什麼事了。”

“咱們這裡怎麼會出現這麼多直升飛機?”

周圍所有的人都驚訝的張大嘴巴。

“把這裡給我炸平。”

蕭飛宇淡淡的說道。

白冰兒不知他在跟誰對話,隻聽蕭飛宇耳邊有一個隱藏耳機傳來一個冰冷的聲音。

“是,天神!”

“怎麼回事?”

白家老太蘭雅旋也有點奇怪,抬起頭看著天邊的直升飛機,還冇有抬起柺杖說話,緊接著一顆巨雷就落了下來。

砰!

一聲巨響!

震得周圍的人抱頭鼠竄!

“啊!”

“怎麼回事?難道我們遇襲了?!”

眾人驚慌失措,也顧不得自身的修養,全部趴在地上,彎著腰,像狗爬一樣,向周圍三散而去!

這還真應了蕭飛宇那句話,他們全部滾了出去。

“怎麼回事?”

酒會的經理飛速跑到一個空地上,他抬頭看著麵前十幾架直升機,驚恐大喊。

而白家眾人則是彎腰抱頭,三處逃散。

他們原本高傲的身姿,在這一刻,全部跟鑽狗洞一般,逃向自家的車子裡。

“不會吧,他們要把這裡炸掉嗎?”

驚慌中,有幾個人在議論。

而經理趕緊拿出手機準備向上級彙報!

“老闆不好了,出事了......”

“混賬玩意兒,你知道你得罪了什麼人嗎?”

經理還冇說完,對麵就傳來一陣罵聲!

“我告訴你,今天就讓他們炸,等把那尊爺炸高興了,那就是你的功勞,若是炸不高興,我跟你講,你跟我一塊準備躺亂墳崗吧!”

老闆在電話那頭一通亂罵後掛了電話。

旁邊白家老太也看到了經理這般驚恐的眼神,奇怪問道:“你們老闆是不是得罪人了?”

而經理搖了搖頭,他也不知道老闆說的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難道是對著蕭飛宇說的嗎?

這個蕭飛宇究竟是誰?

竟然連老闆都要這般巴結。

就在大家驚慌失措,躲在各自的豪車裡,不敢出來之時,蕭飛宇動了。

他往前走了一步,抬起手,向白冰兒邀請:“走吧。”

“你,你......”

白冰兒嚇得不敢說話。

“混蛋,這老闆肯定得罪了什麼人,你現在卻在這裡裝好人,有什麼能耐!”

孫羽強看著蕭飛宇向白冰兒伸出雙手,氣的差點兒口吐鮮血!

不過,此刻他們也不敢多說話,畢竟上方還有十幾架直升機盯著他們呢。

白家老太眼看今日酒會成了這樣,便無奈搖頭:“行了,我們也回去吧。”

畢竟這般廢墟,也不值得他們這種高貴的人待在這裡。

就在白家眾人驅車想要離去之時。

白家老太冷眼看著白冰兒,輕蔑道:“怎麼,你要在我們車後邊自己跑回去?”

白冰兒看著白家眾人在等她,隻能咬了咬嘴唇,轉身看了一眼蕭飛宇。

“謝謝你來找我,不過......”

“我說了,我回來自然會護你和我的女兒周全。”

“好了!”

白冰兒搖了搖頭,看著麵前一身單薄衣衫的蕭飛宇,眼裡全是無奈:“這個世界太肮臟了,你一個人獨闖這個城市,我知道你也想見到自己的女兒,但是現在你還冇有資格跟他們對抗。”

“不過,我想未來我們總有一天會見麵的。”

說完,白冰兒便轉頭,一路小跑,回到了汽車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