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醫在都市》

小說介紹

《神醫在都市》是骨惑所編寫的豪門總裁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汪陽,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

《神醫在都市》

第3章

免費試讀

汪陽仔細看了看那女孩。

她十**歲的年紀,身穿一條連衣裙,長髮垂肩,臉上未施粉黛,皮膚卻白皙如雪,五官精緻非凡,不要說在宋州這個小城市,就算放到那些一線城市,那都是一等一的美女。

“我靠,撞人了就這態度?”汪陽眉頭一皺。

“我冇空在這跟你閒扯,你快滾開,我們還有急事,要是耽誤了你負擔不起!”女孩不耐煩道。

“喲!”汪陽一笑,直接往地上一坐:“扯皮是吧?正好我有的是時間,來!”

“你!”女孩見汪陽根本冇有離開的打算,心裡又氣又惱,直接抬腿踢向了汪陽。

“果兒...”

就在女孩兒即將踢到汪陽的時候,奔馳的後座下來了一位老者。

那老者年至古稀,頭髮斑白,不怒自威,一看就是久居上位的人。

不過這老者身體似乎有些虛弱,喊出這句話之後便扶著車門大口地喘著氣。

“爺爺,您怎麼下來了!”女孩連忙跑了過去,扶著那個老者。

“小夥子,咳咳...你冇事吧?”老者開口問道。

“還是年紀大的會說話。”汪陽站起身來,朝老者走了過去。

“對不起小夥子,司機闖紅燈也是迫不得已,你怎麼樣?剛好我們要去醫院,你上車帶你去檢查檢查吧,如果有問題的話,我們會賠償的。”老者說完,又有些呼吸困難了。

“我好不容易出來,我可不回醫院去了,看在你們是急著送病人去醫院,我也就不追究你們撞我了。”汪陽說道:“不過老先生,我勸你也彆去了,回家想乾點什麼乾點什麼,想吃點什麼吃點什麼吧。”

“你什麼意思?!”女孩怒視著汪陽問道。

其實汪陽的意思很簡單,那就是這老者已經冇有多少時日,與其去醫院受苦,不如回家享受人生最後的時光。

“你爺爺是肺癌晚期,而且近期又發生了癌變,最多隻有半個月的時間了,你忍心讓他這個年紀去醫院做痛苦的化療嗎?”汪陽說道。

聽了汪陽的話,女孩的眼眶瞬間紅了。

而那老者,則是滿臉的震驚。

自己的癌變是今天上午剛剛檢查出來的,這個少年怎麼可能隻看了自己幾眼,就看了出來?

“小夥子,你既然可以看出我的病因,不知是否能救我一命?”老者懇求道。

汪陽感受到了老者真切的目光,但還是搖了搖頭。

老者的眼神漸漸黯淡了下去:“這就是我唐遠山的命嗎...”

聽到這個名字,汪陽猛地抬起頭:“你是唐遠山?”

老者點了點頭:“正是。”

“你是遠山集團的唐遠山?”汪陽再次確認道。

“冇錯,是我。”老者再次點頭。

汪陽看著老人的臉,從他的臉上可以感受到他對活下去的深切渴望。

“那好,我可以試一試。”汪陽說道。

話音剛落,汪陽以一個極快的速度在唐遠山肺經上的中府與雲門兩處穴位上雙指一點,並向兩處穴位灌輸自己剛剛擁有的微薄真氣,接著,又轉向了任脈上的天突穴與玉堂穴。

汪陽的速度很快,以至於唐遠山與唐果兩個人都冇有反應過來,他便已經收手了。

隻見唐遠山的臉色瞬間有了好轉,呼吸也順暢了許多。

唐遠山患病二十多年來,第一次身體如此舒暢,試著活動了下筋骨,又大口吸了幾口氣,唐遠山興奮地握住了汪陽的手:“感謝小兄弟出手相救!我唐遠山冇齒難忘!”

看著唐遠山臉上以及身體上的變化,汪陽也長舒了一口氣。

還好成功了!

“唐老,我隻是暫時幫你止住了痛苦,但是你的肺部已經受損嚴重,想要痊癒,還需要些時日。”汪陽淡淡道。

“萬分感謝,我已經很多年冇有感覺這麼舒服過了!”唐遠山說道。

“不必謝我,這是你自己行善積德的結果。”汪陽說道。

本來汪陽不準備出手,一方麵和對方素不相識,對方又撞了自己,而另一方麵,是汪陽從《天衍經》上學習的醫術,還從來冇有實踐過,所以他對自己也冇有十足的把握。

但是得知對方是唐遠山,汪陽便義不容辭,因為唐遠山是遠山集團的董事長,這遠山集團生意做的很大,而唐遠山在做生意的同時,又熱衷慈善,不僅為慈善機構捐了很多錢,還自己出資辦了很多學校,更重要的是,汪陽和姐姐小時候所住的遠山孤兒院,正是唐遠山出資建立的。

唐遠山聽汪陽如此說,有些不解:“小兄弟和我有些淵源?”

汪陽微笑著搖了搖頭:“隻是聽說過唐老的一些事蹟而已,好人有好報。”

唐遠山欣慰地笑了笑:“小兄弟,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不知能否賞光,到家中吃個便飯?”

“我叫汪陽,吃飯就不用了,我現在還有些事。”汪陽直接拒絕了唐遠山的邀請。

見汪陽拒絕,唐遠山有些意外:“這樣啊...但是小兄弟救我一命,我再怎麼說,也該表達一下感謝。”

汪陽知道,唐遠山除了感謝,還想知道後續治療的事情,但這也是人之常情。

“這樣吧唐老我給您留個電話,三日之內我必定登門拜訪。”汪陽說道。

“好!”唐遠山聽汪陽這樣說,趕忙答應了下來:“果兒,快去車上拿我的手機,幫我記一下...”

唐果看了汪陽一眼,不太情願地上了車。

...

此時,西城一棟彆墅內。

安坤傑頭上纏著厚厚的紗布,看著麵前幾個站都站不起來的花臂大漢,一臉的憤怒。

“媽的,你們這些廢物!讓你們辦這點事都辦不好!”

“那個汪陽不是腦死亡了嗎?怎麼可能醒了?!”

這時,一個來探望安坤傑的狗腿子說道:“安少先彆生氣呀!”

“既然他醒了,我們用讓他坐牢為要挾,還怕他姐姐不來嗎?”

“做個屁的牢!”安坤傑一把抓下了頭上的紗布:“老子又冇事!”

原來什麼腦震盪,正當防衛,都是安坤傑為了逼汪玥就範編造出來的。

狗腿子上前趴在安坤傑的耳邊,說了幾句話。

安坤傑聽著聽著,嘴角露出了微笑。

“汪陽是吧?醒過來了算你命大!但是你敢打我,我會讓你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