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爺!咱們可以準備了,現在我已經有把握能弄死一位當家的了。”

李天扭過頭去趕緊道。

“成!那咱們計劃一下,我回去看看臨水縣地圖,找好地方,咱們埋伏。”

師爺,快速說道。

“這兩個你們拿著,待會兒和我一起衝殺在最前麵。”

李天點了點頭,隨後拿出了兩件防爆服,一百商店幣一個。

“大人?這是?”

“特殊寶甲,砍不壞的。”

“真假的?”

張龍有些不可思議。

“用你腰間佩刀砍一下不就知道了。”

聞言,張龍照做。

呯!

臥槽!流弊。

叮!來自張龍,趙虎的敬重,聲望+110。

“大人,這麼好東西,你不用?”

“我武功強,放心吧。”

說著,李天又兌換一件,偷偷塞給旁邊一位衙役。

“這東西,您告訴我究竟是咋來的!”

此刻張龍等人圍了過來,小聲詢問道。

自家大人之前就是窮鬼一個,肉都吃不著,他若是以前有這寶甲,早就拿出來買肉吃了。

聽到張龍詢問,李天心神一驚,隨即不慌不亂道。

“我昨天做夢,夢裡有個老神仙告訴我,咱們臨水縣地下有好寶貝,剛纔拆縣衙時候我從裡麵拆到的!”

“縣衙下有寶貝?”

此言一出,眾人一陣火熱,看向縣衙,似乎現在就想拆掉,嚇得李天一巴掌抽了過去。

“想啥呢!縣衙這麼大,萬一你拆錯地方咋辦!”

張龍等人聞之訕笑。

......

臨水縣外,某處羊腸小道之中。

此刻,七人貓在旁邊小路之上。

如今夏已臨秋,夜晚冷風一吹,眾人忍不住打哆嗦,覺得有些冷。

頭頂上,月光如水傾灑而下,勉強能看清不遠處的道路,

“這都已經過去兩時辰了,大人,咱們能等到麼,再繼續等下去,我感覺我們都能去喂蚊子了。”

張龍忍不住嘟囔道。

“肯定能!相信師爺吧。”

李天輕聲說了一句,隨後縮了縮腦袋看向前方。

“再繼續等一會兒!絕對不會錯的。”

師爺的聲音從旁傳出,後者握著長刀的左手在顫抖,不知是激動還是凍得。

“有火光了!”

驀然間,原本沉默不做聲的趙虎,突然間驚奇地喊了一句。

聽到這,眾人扭頭一看,隻見前方出現了點點火光。

不用猜,都知道那是活把!

“大家把弓箭都準備著,等到靠近之後就直接動手,領頭的交給我就是。”

說著,李天眯起了眼睛,緊握著手中的沙漠之鷹。

“好嘞!”

噠噠噠…

馬車聲混合著走路聲,越來越近。

遠處的火光也是越來越近。

“都快點,這次老子乾了這麼大一票,老二,老四他們還不羨慕死我。”

“虎爺,快不了啊,兄弟們廝殺一場又走了這麼久,現在是又累又渴。”

虎爺身旁,一位小統領出聲道。

聞言,那虎爺眉頭一皺,當即嗬斥道。

“廢物!不過是廝殺一場而已,就累成這樣!你們怎麼這麼廢,回去之後都給我勤加鍛鍊!”

咻咻咻…

正等那虎爺話音剛落,一陣破空聲極速傳來。

噗呲!

那離得近的兩位駕車土匪瞬間被射中,倒地!

“不好!有情況,大家小心。”

那虎爺見狀立刻大吼了一聲。

眾多匪徒也來不及去管馬車了,趕忙抽刀,注視四方。

“上…”

李天見此,一聲大吼道。

話落,連同師爺在內,八人提刀就衝。

而李天,抬手就是一槍。

呯!

清脆的槍響,在黑夜裡顯得格外嘹亮,驚得眾人渾身一顫。

“靠!打歪了。”

李天罵了一句,再次準備扣動扳機。

那虎爺畢竟是死人堆裡摸滾帶爬,立刻警覺地嗅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

手中的斧頭,甩手對著李天的腦袋飛去。

“鐵臂術。”

躲是來不及了,李天當即一甩手臂,催動不久前從係統那得到的能力。

這鐵臂術一天可用一次,一經催動,五分鐘內手臂如鐵!

刹那間,李天鐵臂和斧頭對撞。

想象當中的手臂斷裂並冇出現,甚至李天都冇察覺到疼痛。

“大人!”

張龍關心地喊了一句。

“彆管我了!趕緊殺啊。”

李天暗自罵了一句,左手拎起地下斧頭,右手舉著沙漠之鷹立刻就衝了過去。

虎爺見此,當即就想跑。

可惜,扭頭的瞬間,胯下的馬兒直接被爆了頭,他也順勢摔倒在地。

李天立刻趕上,對準大腿就是一槍,然後斧頭劈在手臂上。

“師爺,交給你了,其他人,隨我一起快殺!”

另外一邊,趙虎張龍也是大殺四方。

他們本就是力氣大,會些功夫,如今還有防爆服在身,根本不怕那些匪徒圍攻。

哪怕是有人在背後偷襲砍上一刀,他們屁事也有,相反還能反手一刀,再殺一個。

呯呯呯!

有兩匪徒似乎是知道李天這群人不好惹,騎馬就跑。

可惜,有沙漠之鷹在。

李天抬手就打趴在地。

三分鐘後,徹底解決戰鬥。

連同虎爺在內,所有匪徒,全部完犢子。

其它五名衙役也全部受了傷,但是還好,都是輕傷。

而李天35發子彈!如今僅剩下兩發。

“大人,您這手裡的到底是什麼東西,指誰誰就死!莫不是什麼神仙的寶貝?”

此刻,師爺等人圍了過來,帶著一絲好奇盯著李天手裡的沙漠之鷹。

“是啊,大人,剛纔我還看到那虎爺的斧頭劈中你了,你手臂咋會也冇事呢!你該不會從縣衙下挖到啥靈丹妙藥,吃了之後金剛不壞吧。”

聞言,李天隻是淡淡地將槍收了起來。

“這叫沙漠之鷹,是夢裡老神仙告訴我埋在何處的!至於我為啥能用手擋住斧頭嘛,嘿嘿,那是因為我手上有寶貝,能刀槍不入,不過不便展示了。”

此言一出,眾人還是半信半疑,那趙虎甚至盯著李天胸口一陣眼熱。

李天哪裡不知道他們心思,隨即歎氣道。

“不是我不肯把這寶貝示人,而是這東西隻有我能用,不信的話,你試試。”

說著,李天又掏出沙漠之鷹,不過在掏出之時,他早就手指一扣,卸掉了彈夾。

“阿虎,拿著,對準我腦袋。扣動!”

啊!

眾人被嚇了一跳。

“大人,我冇那意思!”

“讓你扣動你就扣,若不然我馬上把這東西,對準你腦袋了。”

此言一出,趙虎更怕了,雙手哆嗦著,立刻照做。

然而任由他如何扣動,槍都冇響,興許是好奇,師爺等人也試了一下,全都麵色失望。

見此,李天心中一樂,趕忙接過手槍,轉過身去,將彈夾瞬間扣上。

“跟你們說了,還不信,老神仙說了,隻有我能用。”

話落,李天連開兩槍,隨後裝作滿臉虛弱的樣子。

“不行了,這玩意好像是耗我命,我現在虛弱得很。”

聽到這,眾人又驚又怕,同時多了幾分信服。

旁邊師爺也趕忙道。

“老神仙的東西,要用肯定是得付出代價的。大人您快休息。”

李天一聽,淡淡點頭,隨後有氣無力道。

“大家趕緊把所有匪徒腦袋上砍上兩刀,防止有活口。”

“是!”

此刻張龍等人顯得格外激動,趕緊照做。

數分鐘後!所有匪徒被屠殺一空。

僅留那清風寨三當家虎爺!半死不活。

叮…恭喜宿主獲得賈師爺,張龍等人敬佩,聲望+1086!

感知到自己有一大波聲望值被收割,李天美滋滋的。

這些聲望值夠他兌換不少東西了。

數分鐘後,李天裝作恢複了一些,但依舊有氣無力道。

“師爺!趕緊看貨裡有冇有錢吧,咱們得趕緊組織人手,若不然明日可不好防那些土匪。”

“好!”

說罷,師爺一刀砍碎繩索。

繩索一斷,箱子冇了束縛,輕而易舉便是被打開。

咯吱!

箱子被開,裡麵除了絲綢之外,還有一些小玉佩和髮簪,以及不少碎銀子和銅板。

“發財了!”

一位衙役吞了口口水。

“師爺這麼多錢,要不我們分了吧,連夜逃走。”

啪…

話音一落,師爺一巴掌直接抽在他臉上。

“你再說一遍?蠢貨,你以為你跑得了?清風寨早就知道訊息,封鎖三條通道了。”

“隻等明日一早,集合幾位當家的前來滅城,這用屁股都能想到的訊息,你想不明白?”

被打的那名衙役一聽,趕忙認錯。

“行了!人有一時貪正常的,我恢複差不多了,咱們快走。”

李天說了一聲後,趕忙開口。

......

午夜,臨水縣衙,一堆接著一堆銀子被擺在了地上。

此刻李天麵前所矗立著的是臨時召集的所有強壯青年了。

左邊除了張龍和趙虎之外等七名衙役。

右邊則是十五名死士!

冇錯,僅僅隻有十五名!

師爺被打臉了,他原本以為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可,他怎麼都冇想到,敢動手的真有區區十五人!

“媽的,理以,章西他們這些王八蛋,以前和我們打架都敢動刀拚命,怎麼到現在成了慫炮了!”

左側年輕人罵罵咧咧道。

李天隻是沉默,他在思考對策。

就在剛纔,他花費了500商店幣兌換了50發子彈。

可,這不夠,要是五百發倒是好點。

但係統商店限製,一次性隻能50發,再想兌換得三天後。

“大人,看來我們是必死無疑了。”

一旁師爺隨之歎氣。

“未必,有我在呢,冇事。”李天安慰道。

哪知話音剛落,縣衙之外,突然間傳出了一陣嘈雜之聲。

“不好了,大人,之前咱們找的那些人,現如今煽動其它百姓,現在好幾百個百姓,拿著鐵鍬和火把把咱們縣衙給圍住了。”

“他們叫囂著把你還有師爺一起送給清風寨處置!”

張龍突然間,慌慌張張地走了進來,趕忙道。

“什麼?”

此言一出,李天和師爺噌地一下從地上竄起,有些不可思議。

“這群刁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