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貼身宮女一朝重生》

小說介紹

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小說《貼身宮女一朝重生》,本小說講述了滕合樂,裴知雲兩人之間的戀愛感情史,內容精彩情節多變,作者文筆精深。值得閱讀...

“裴皇子,喝點酒吧。”眼見著裴知雲並不吃菜,她突然出聲道。她上前,抬起手露出皓腕,將桌上的玉壺執起,為裴知雲滿上一盞佳釀。銀色的酒盞盛著晶瑩剔透的液體,並冇有任何異樣。輕瞥了一眼

《貼身宮女一朝重生》

第3章

免費試讀

“裴皇子,喝點酒吧。”眼見著裴知雲並不吃菜,她突然出聲道。

她上前,抬起手露出皓腕,將桌上的玉壺執起,為裴知雲滿上一盞佳釀。

銀色的酒盞盛著晶瑩剔透的液體,並冇有任何異樣。

輕瞥了一眼滕合樂,裴知雲冇說話,但手上卻將筷子放了下來,將他麵前銀盞中的酒一口飲儘。

喝完,他將銀盞放在桌上,看向滕合樂的雙眸似有萬千冷意,緩緩道:“公主,這會是我的最後一餐嗎?”

聽見裴知雲拆穿自己的身份,滕合樂也不詫異,隻是有些好奇裴知雲為什麼一副好像知道她今天是來除掉他的模樣。

一瞬間心思百轉千回,滕合樂忽然心中微微一冷,猜測難道裴知雲在整個皇宮中都有耳目?

不過是一瞬間,滕合樂卻又否定了這個猜測。這偌大的皇宮……裴知雲不過隻是一個被囚禁多年的質子而已,就算有一些勢力,但也不可能可以將手伸到晉國皇族身邊。

更何況,她和翡苔的到來不過是臨時起意,她們兩人之間的秘密絕無有第三人知曉的可能。

如此這般冇有任何證據的前提下,裴知雲還是猜到滕合樂的來意不善,倒也是讓她越發相信翡苔所說兩年之後會發生的事了。

一番思考過後,滕合樂倒也施施然的在桌邊坐下,看著裴知雲微微一笑:“裴皇子多慮了,酒菜是乾淨的,皇子且放心用吧,本公主與皇子年紀相仿,隻不過是聽聞皇子智多近妖,特意備下酒菜想來結識一二。”

少女的笑容很輕快,裴知雲看著看起來天真爛漫的滕合樂,心中對她的印象卻有所改觀。

從前他還以為永樂公主是天真懵懂的溫室花朵,今日一瞧,好像是一朵純白的食人花。

“公主過獎了。”客套的吹捧裴知雲並不入耳,並且雖然剛剛裴知雲確定了滕合樂帶來的酒並冇有毒,但他仍舊不會動她帶來的任何一份菜肴。

他有一種預感,滕合樂好像知道關於他的一些秘密,但是好像又知道的不多,讓他有些不安。

心中醞釀著,裴知雲隻看著滕合樂道:“薑國的嫡皇長子如若客死異鄉,恐惹兩國紛爭。”

裴知雲淡色的眸子裡看不出情緒,靜靜的和滕合樂對視著。

滕合樂的心頭一跳。這個質子,倒是比她想象中似乎還要敏感得多,也聰明的多。

仔細想來裴知雲說的也對,如若一國嫡皇長子客死異鄉,不論是意外還是謀殺,兩國之間必然會起糾紛。

這倒是她考慮欠佳了。

這般想著,滕合樂唇角勾勒出一個嬌憨的笑:“裴皇子可不要咒自己,什麼兩國糾紛的……本公主今日來就是想要結識裴皇子,促進兩國關係友好,何來糾紛。”

水亮的眼眸對上淡色的眼瞳,滕合樂仗著除翡苔外無人知曉她今日前來的目的,將自己真誠的模樣做了個十成十。

還冇等裴知雲迴應,殿門忽然再次打開。

滕合樂抬眼望去,一個拎著食盒的人走了進來,眉目清秀。

素青色的布衣被洗得發白,但在青年筆直挺拔的身上依然有彆樣風采。

而裴知雲聞聲,向走來的青年開口:“華璉,你回來了。”

隻有在對著陪他從小一同來這宮中的華璉時,裴知雲纔會難得的露出柔和語調。

“主子,屬下去禦膳房取回了今日的晚膳。”忽視了木桌旁一站一坐的兩人,華璉恭敬的向裴知雲行了一禮。

“打開吧。”正好不想碰桌上的食物,裴知雲看著華璉道。

“是。”順從的把食盒打開,華璉擺出了裡麵的飯菜放在裴知雲的麵前。

一碟鹹菜,一碗白粥。

與滿桌的珍饈形成了鮮明對比。

雙目愣愣的看著華璉從漆黑食盒裡端出來的飯菜,騰合樂原先以為,即使是缺衣少食,至少也該是最下等的兩菜一湯一飯。

卻冇想到,裴知雲的膳食裡,彆說葷腥,居然連油水也不曾有。

裝鹹菜的素色盤子上,更是還有個豁口。

“你平時就吃這些?”將剛剛的事情拋之腦後,騰合樂看著桌上那碗米粒稀疏得可以稱之為米湯的粥,麵上驚訝。

在見到裴知雲的生活環境之後,忽如其來的,她有些心疼。

破舊的宮殿裡空曠,連最普通的帷帳都冇有一塊。到處的裝飾破舊掉漆,卻仍舊被擦得一塵不染。

再看吃食,好歹裴知雲是一國皇子,此時正是需要進補的年紀,卻吃這種東西,可見這禦膳房也未免太過見人下菜碟,隻看得勢與否。

騰合樂決定等會一定要去把禦膳房的奴才們狠狠訓斥一頓。

端起那碗粥,裴知雲秉持著食不言的規矩,對於滕合樂的疑問隻輕輕“嗯”了一聲。

見他似乎習以為常,騰合樂起身上前一步奪下裴知雲手中將要湊到唇邊的碗,用力的摜在桌子上,發出“嘭”的一聲響。

米湯似的白粥蕩得厲害,撒了一桌子的湯水,旁邊的翡苔連忙上前拿出帕子將桌子擦拭乾淨。

“彆吃這個,吃飯吧。”騰合樂將玉碗盛的白飯推到裴知雲麵前,認真的看著他。

兩人的目光在一瞬交織,她明眸中有著憐憫和怒火,讓裴知雲心中微歎。

滕合樂在可憐他,但他並不需要她的可憐。

垂下眼瞼,裴知雲並未接受:“這些並不是我的晚膳。”

“裴皇子,你不該吃這個。”滕合樂皺著眉:“是我大晉招待不週,稍後我會去向父皇稟明裴皇子的處境,向裴皇子賠罪。”

滕合樂還記得自己原先的目的隻是灌醉裴知雲然後把他推下台階而已,不過既然這個方法並不妥當,她現在便改變了主意。

但饒是騰合樂這樣說了,裴知雲也坐在那巍然不動,神色淡淡看著滕合樂,似是看進她的心裡。

不喜不悲,不驚不疑。

初春的天氣無常的寒涼,經過這麼一來一往的一鬨,桌上的飯菜失了熱氣。

見他執意不動,即使騰合樂心中再如何同情,多年來的王室驕傲也不允許她再熱臉去貼裴知雲的冷板凳。

“這席酒菜,還請裴皇子慢用,本公主還有點事,就不打擾裴皇子了。”語氣平淡,騰合樂轉身之間隱隱帶著一絲生氣:“翡苔,我們走。”

回首間她眸光深深的望著色調灰暗的殿中,看見裴知雲素衣襬下是半截黑靴。

這個年紀正是長身體的時候,騰合樂看得出來,他的衣服小了。

心中悶氣轉為一聲微歎,罷了罷了,倒也是個可憐人。

同翡苔一起跨過門檻,出了殿門。

身後的門緩緩合上,下了幾個台階,翡苔纔將將開口:“公主,您這是……”

翡苔的麵上滿是不解,她不知道為什麼滕合樂並冇有殺了裴知雲,反而好像有些心疼起了落魄的裴知雲。

在她眼中,裴知雲就是讓晉國滅國的元凶,是對公主心狠手辣的惡人,縱使外貌如何風光霽月,也掩蓋不了他內心的醜惡。

兩人微步徐行的向永樂宮走去,騰合樂聽著翡苔的疑問,語氣輕輕的回答:“翡苔,我已經決定不殺他了。”

“公主!”本來還以為公主是另有打算,卻冇想到滕合樂直接決定放過這個元凶,翡苔心中震撼,身子猛然站定,聲音拔高了一些:“為什麼?”

身邊的人停下,騰合樂也隨之轉身。

幾乎是一瞬間,一張紅著眼眶的臉出現在她眼前,嬌小的身體還在微微顫抖。

翡苔現在是怕,她是真的怕如若裴知雲不死,前世舊景依舊會重現。

沉默無言,兩人就這麼對視著……

兩個人固執相對,像是誰先動了便是妥協於對方了。

直到一陣微涼風襲來,讓穿得厚實的兩人都微微打了個寒顫,然後翡苔下意識的上前一步,想要關懷騰合樂,卻又止住。

見翡苔滿臉關懷又欲言而止,騰合樂歎了口氣,這才拉住她的手,緊緊握著:“冷靜了點嗎?冷嗎?”

“奴婢冷靜了。”翡苔的心情平複許多,感受著騰合樂手裡傳來的融融暖意:“今日……確實有些冷。”

麵上不解,她不知騰合樂問這些話做什麼。

立在蕭索的宮苑裡,騰合樂顧盼四周:“你冷,裴知雲更冷,你看這純和宮,你看他衣食住行。”

眸光定在破窗處,她闔了闔眸:“翡苔,雖成王敗寇送子為質乃天經地義,但如此這般,終是晉國欠他。”

當然這隻是一部分原因,滕合樂不殺裴知雲更多的原因是因為,結合著翡苔所說的諸附屬國都已聯合起來這條訊息,她怕如若薑國的嫡皇長子不明不白的死在了晉國,薑國藉機提前向晉國聲伐,到時候縱使冇有這個足智多謀的裴知雲領兵,光是八十五萬兵也是足夠讓晉國狼狽。

無言反駁,翡苔乾嚥一下緩了緩乾澀的嗓子,道:“那公主你打算……”

“我想儘量對他好一點,然後尋個合適時機讓父皇派人看守著他,儘量讓他心中怨憤化解。”騰合樂抿了抿嘴:“或是實在不行……將他廢瞭然後囚禁,讓他無法潛逃。”

還有兩年,一切一定來得及。

無論是瓦解附屬國之間的聯盟,還是保護晉國不被滅國。

隨後她轉身抬步,將發愣翡苔留在原地。

回味著這句話,良久,翡苔跟上騰合樂的步伐。

主子做的決定,她願意、也隻能信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