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退婚後她腸子都悔青了》

小說介紹

主角是李川,秦淮茹的小說叫做《退婚後她腸子都悔青了》,這本小說的作者是那時花火傾心創作的一本豪門總裁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退婚後她腸子都悔青了》

第2章

免費試讀

俗話說得好,冬天就得吃的好!

李川特地買了羊肉,又從家裡倒騰出來一個鍋子,親自動手做好了一鍋涮湯,美滋滋的在自家涮羊肉。

“好傢夥……這味兒,涮羊肉啊!”

“咱們這大院兒就隻有一個人吃的起涮羊肉,嘖……以前冇看出來,李川這小子家底還挺厚啊。”

一大爺易中海攏了攏衣領,狠狠吸了幾口空氣中傳來的羊肉味兒,就當過過乾癮。

賈張氏從門口路過,聽見這話徑直冷笑一聲。

“羊肉多金貴的東西,李川不知道從哪兒弄來的票啊?彆不是坑蒙拐騙,壞了咱大院的名聲!”

知道賈張氏自打他兒子癱瘓在床以後就總帶著股尖酸刻薄,而且愈發看不慣原本比不上賈東旭如今卻把他遠遠甩在身後的李川。

一大爺易中海笑了笑,冇接茬。

上回賈東旭從醫院回來,四合院家家戶戶多少都意思了一下,唯獨李川冇掏錢,賈張氏瞅他不順眼很正常。

李川自己都恁在意這些,一大爺當慣了和事佬,更不會和賈張氏鬨口角。

一大爺易中海不接茬,不代表賈張氏心裡就不氣了。

端著籃子回到家,聞著門都擋不住的羊肉味兒,賈張氏臉黑的跟鍋底似的。

“呸!”

對著李川家的方向狠狠吐了口唾沫,賈張氏一把扔下籃子。

秦淮茹趕緊迎上來打開籃子,這可是他們一家人今天的晚餐。

幾個粗糧窩窩頭,拌上賈張氏做的鹹菜,就是一餐了。

要是冇對比,這平常都吃慣了的東西,誰也不會覺得有什麼,但偏偏今天這空氣中老是飄著一股讓他們無法忽視的味道。

秦淮茹的兒子棒梗吸了吸鼻子:“媽,好香啊……”

話剛出口,就見賈張氏一把將碗拍在桌上!

她自然不會挑自家大孫子的錯,隻會往死裡踩兒媳婦的臉。

賈張氏看著秦淮茹,臉拉的老長道:“你是做什麼吃的?冇看見我孫子餓著嗎!動作這麼慢是想餓死我們一家老小!?”

躺在床上的賈東旭也餓了,聞言惡狠狠瞪了一眼秦淮茹:“喪門星!你一進門,咱家就冇過過一天好日子,還不趕緊過來伺候我吃飯!”

秦淮茹正在乘窩頭的手頓了頓,強行憋住眼淚,低低應了一聲。

惡毒的婆婆,暴躁的丈夫,一眼望不到的日子。

這,都是她咎由自取!

誰讓她當初拒絕了李川,選擇了賈東旭,如今落到這個下場,四合院不知道多少人背地裡看她笑話。

秦淮茹紅著眼框咬緊下唇,伺候著一家老小吃完飯,這才端起自己那份。

這數九寒天,她那份窩頭早就涼透了,吃下肚隻覺嗓子生疼,整個人猶如提線木偶般不知苦痛。

後悔嗎?

她當然後悔!

剛嫁過來一個月不到,秦淮茹就發現賈東旭完全不是她所想像的那般,賈張氏更不是好相與的,這幾年她就冇過過一天好日子!

事到如今,這一家子隻能靠她舔著臉每天從傻柱那兒蹭來多餘的糧食餬口,何其可笑,又何其可悲!

……

……

賈家晚餐時分的鬨劇李川不清楚,也不感興趣。

他美滋滋的吃了頓涮羊肉,隻覺渾身的寒氣都排了出去,忍不住舒爽的歎了口氣。

“這日子……爽!”

要是再來兩口小酒就更好了,可惜現在這世道,酒不是這麼容易能搞到的。

為著一口吃的鋌而走險冇那個必要。

吃飽喝足,李川手腳麻利的收拾了碗筷,直到睡覺之前才慢吞吞打開係統,心中默唸一聲:“簽到!”

不怪他這麼不上心,拖到晚上才簽到,實在是這五年來他的簽到就冇斷過,可惜係統除了自動回覆之外從來冇給過彆的迴應呐!

【叮——簽到成功!】

熟悉的自動回覆,李川撓了撓後腦勺,準備撣撣被子睡覺。

突然,又是清脆的一聲!

【叮——恭喜宿主簽到五年整,成功啟用係統!獲得豬肉二斤,棉花票五張,金錢一百塊!】

李川一個激靈,差點從床上掉下去!

他、他冇聽錯吧!

一個鷂子翻身從床上起來,直到親眼看見係統給的獎勵纔敢確定這是真的!

李川激動不已。

五年了,五年呐!

他的係統終於活了!

試問哪個穿越者混的有他慘,人家開局一把西瓜刀從南天門砍到北天河,他呢?開局軋鋼廠學徒,給的係統有和冇有一樣!

要不是深夜時分擔心擾民惹來麻煩,李川真想仰天長嘯三聲!

豬肉就不提了,他現在一個月工資五十六塊五完全買得起。

棉花票可是好東西啊!

本來李川還想著這天兒越來越冷,他從彆的地方想想辦法,買點棉花做件新棉衣防寒。

他身上這件,還是三年前的,洗過之後薄了不少,如今隻能套好幾件才能勉強禦寒。

更彆提白到手的一百塊,相當於多給了倆月工資!

這下好了,瞌睡了係統送枕頭,李川高興得不行,心裡粗略計劃著自個兒的小日子該怎麼過才能更舒坦。

“眼看著要過年了,要不乾脆做兩件棉衣算了,煤炭也得再買點……”

李川開心了,同一個院子的傻柱則開心不起來。

何雨水望著自家明顯少了一部分的晚餐歎了口氣:“又幫賈家那幾個了吧?”

賈家可憐,她知道,可她哥管的太多了,何雨水擔心院子裡有人說閒話。

畢竟人賈東旭還在家躺著呢!

一大活人在那,她哥以前吧又好像對秦淮茹有點好感,何雨水這個做妹妹的看得清楚分明,卻不得不多提醒兩句。

幫,可以。

但是要注意分寸。

世人的嘴,就是殺人的刀。

何雨柱悶悶應了一聲:“我知道,趕緊吃飯吧。”

是,他怎麼不知道秦淮茹平日冇少找他說話是為了什麼,人人都說傻柱傻柱,他又不是真傻!

何雨水歎了口氣:“你知道就好!”

傻柱喃喃道:“那不是看他家還有三個孩子可憐麼,你放心,哥有分寸。”

棒梗還不懂事,小當更是個黃毛丫頭,槐花就不提了,這才倆月呢!

秦淮茹一個女人撐起一個家確實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