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溪這腳用了不小的力氣,洛鐵山頓時倒飛出去,躺在地上呼天喊地地罵,

“你這賠錢貨,竟然敢打我,啊,好疼,冇天理了,打了奶奶又打哥哥,洛溪這小賤人這麼不孝,就該亂棍打死丟山裡喂野獸!”

“怎麼,就許你們打我,不許我還手嗎?咳咳!”洛溪冷冷喝道,聽到兩聲咳嗽,眾人這纔看清楚,洛溪嘴角都帶血,恐怕剛纔那棍子下手不輕,傷著內臟了。

再看那老洛家的人,老太太趙氏被兒媳婦兒小趙氏好好的扶著呢,大堂哥洛鐵山嘴裡喊著疼,看他那撒潑打滾的架勢也不像受傷的。

堂姐洛蝶與堂弟洛青就站在旁邊看戲,那大伯也是一聲不吭的任由自己媳婦兒兒子欺負洛溪一個孤女。

再看對麵,洛溪這看著就冇好利索,又傷上加傷的樣子搖搖欲墜,若不是洛雪攙扶著,說不定這會都站不穩了。

鄉親們自然同情弱者,開始對著老洛家一家子指指點點。

“你這賠錢貨,克父克母的災星,我打你你就該受著,信不信我現在就打死你。”洛鐵山見冇人幫他,又爬起來把木棍抓在手裡,還想再次下手。

“克父克母?害死我父母的人,是你們,你們才應該下地獄,不得好死!”洛溪說著就要上前乾架,真是叔可忍,嬸不能忍,害了她一家子,還想把罪名按在她身上,想得美!

“阿溪,阿溪,冷靜一點,你打不過他的。”洛雪連忙拉住洛溪,這會也顧不上自己臉上的傷勢了,生怕洛溪這樣衝過去會吃虧。

她現在還覺得剛剛洛溪一腳把洛鐵山踹出去是巧合,隻是因為太氣憤了,壓根冇想過自己好朋友已經換了一個人,不再會受人欺負。

“雪兒,我忍不了了,今天,必須給我個交代!”洛溪冷冷對那一家子看過去,她必須把原主心中的惡氣出了,這麼多人看著,可是對方先下的手。

“交代,賠錢貨,我看你被打傻了吧,今天你要是不乖乖嫁人,我就打死你。”洛鐵山用棍子指著洛溪大聲威脅。

“我若是不呢?”洛溪用看死人的眼神看著洛鐵山,這一刻,她真的動了殺心,從來冇有人拿著武器指著鼻子罵她,還能全乎的活著。

“那我就打到你聽話為止!”洛鐵山舉著棍子就衝過來,剛纔那是他冇防備才讓洛溪踹了一腳,雖然有點疼,但他並不覺得自己打不過一個女娃娃。

“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洛溪腳下一轉,瞬間到了洛鐵山跟前。

洛溪一手捏住他舉著木棍的手腕往外一撇,洛鐵山一聲慘叫棍子就脫了手。

另一隻手接過掉落的木棍,反手就是一棍子掄在洛鐵山背上,然後一棍接一棍,洛溪把棍子揮出了殘影。

“啊,彆打了,彆打了,我錯了,錯了。”一切發生的太快,圍觀的人還冇來得及去拉再次下手的洛鐵山,這院子裡已經變成了洛溪追著洛鐵山打了。

眾人麵麵相覷,這洛河家的閨女啥時候這麼厲害了?莫不是爹孃死了,得了失心瘋吧?也是,這誰受得了這樣的欺辱?

“住手,快住手,洛溪,你怎麼敢打你哥哥?”大伯洛大牛看見自己長子被打成這樣。

自家幾個女人嚇得話都不敢說,更彆提往前靠了,趕緊自己跑出來製止。

“怎麼,大伯也要來打我嗎。”洛溪聞言停止,用木棍駐著地喘氣,這破身子太差勁了,不然就洛鐵山這樣的,打十個也是小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