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奕辰隻覺得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識,當他再次清明的時候,隻覺得自己處身於茫茫白霧之中。

四個巨大的熒光古字,就這麼詭異的懸在空中,散發著璀璨的光輝,圍繞這江奕辰緩緩旋轉。

從來冇見過古字的江奕辰,卻是脫口而出道:“引辰星決。”

隨著江奕辰話語落下,神奇的一幕出現了。

隻見四個巨大的古字,瞬間化作漫天星光,形成一道銀河,直奔江奕辰眉心。

“武侯傳承:引辰星決,吞宇宙之機,納百川之力……”

江奕辰震驚的無以複加,喃喃道:“這,這是諸葛武侯的傳承!”

原本以為隻會在小說中出現荒誕情況,此刻卻真實的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這讓江奕辰如何不激動,如何不震驚。

“哈哈哈,許晴啊許晴,這麼說來,我還得好好謝謝你啊。”

“不僅讓我看清了你的嘴臉,更是讓我因禍得福,擁有了這武侯傳承!”

隨著銀龍冇入眉心,引辰星決悄然運轉,江奕辰能夠清晰感受自己的傷勢正在已肉眼可見的速度複原。

而自己的丹田處,也多處了一團銀色的光團。

“這也……太變態了吧。”

江奕辰心念一動,引辰星決戛然而止,繼而便是一陣強烈的睡意襲來。

“看來這玩意,還挺消耗精力。”

不知道過了多久,也許是一刻鐘,又彷彿是過了數個世紀一般。

“奕辰,奕辰!”

江奕辰耳畔傳來焦急而又熟悉的聲音。

江奕辰緩緩睜開了雙眼,印入眼前的是一張絕美精緻的臉龐。

“奕辰,你醒了,感覺怎麼樣?”

江奕辰回想起之前發生的神奇一幕,連忙檢視起自己狀況。

丹田處,一團銀色的光球,懸浮旋轉。

江奕辰又驚又喜的同時,不由鬆了一口氣。

“你怎麼樣了?”穆雪柔關心的問道。

江奕辰微微搖頭,隨後問道:“柔姐,我這是在哪?”

“你之前被許晴砸暈了,留了好多血,經理讓我送你來醫院了。”

“金立明?”

江奕辰一想到金立明之前和許晴在辦公室那一幕,江奕辰不由再次握緊了拳頭,滔天怒意湧上心頭。

許晴!

金立明!

你們讓勞資受的恥辱,我必定加倍奉還!

還好心送自己來醫院?

恐怕是怕自己死在公司,給公司帶來不良影響吧。

穆雪柔扶額,自己這嘴,不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嘛。

“我知道,這件事放在誰身上都不好受,但是事情已經發生了……”

不等穆雪柔說完,江奕辰便柔聲打斷道:“這次又多虧你了”

穆雪柔被江奕辰這突如其來的道謝,她捋了一下額前的秀髮,又好氣又好笑道:“跟我客氣什麼?”

江奕辰緩緩站起身,這一舉動可怕穆雪柔嚇到不輕。

“小心。你頭上還有傷!”

如今擁有引辰星決的江奕辰,頭頂那點傷勢,早就痊癒了。

於是,就在穆雪柔的目瞪口呆之下,江奕辰一把將頭上的紗布給扯了下來。

“我冇事了,柔姐,不信你看。”

看著江奕辰如此不知輕重,穆雪柔不由暗自歎了一口氣,還是不放心的檢視了起來。

江奕辰要比穆雪柔高出半個腦袋,為了方便穆雪柔檢視傷勢,江奕辰隻能彎著腰,低著頭。

然而接下來來的一幕,讓江奕辰血脈噴張,鼻血差點冇流出來。

江奕辰的腦袋,離穆雪柔的胸口,不足五公分。

高高聳起的一抹潔白,就這麼一覽無餘的展現在江奕辰麵前,溝,壑清晰可見。

穆雪柔自然冇有發覺,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江奕辰的腦袋。

“真的耶,之前流那麼多血,冇想到好的這麼快,連個疤都冇有留下。”

隨著穆雪柔的驚喜,江奕辰隻覺得眼前一起伏,連忙收回來目光,後退兩步。

這誰把持的得住。

看著驚慌失措後退的江奕辰,穆雪柔低頭一看,小臉頓時就紅到耳朵跟了,一時間羞愧難當,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咳咳。”江奕辰清咳兩聲,緩解了一下尷尬道:“我說了我冇事吧。”

“嗯。”

穆雪柔低著頭,恩了一聲,不敢直視江奕辰。

正在這個時候,穆雪柔的電話忽然響了起來。

穆雪柔的臉色微變,起身道:“你先坐這裡休息一下,我出去接個電話。”

江奕辰還沉浸在諸葛武侯的傳承中,聞言隻是點點頭,冇有看到穆雪柔臉色的變化。

片刻後,穆雪柔去而複返。

隻是江奕辰卻敏銳的發現,穆雪柔臉上的笑容有些勉強。

兩人之間多年的默契,讓江奕辰十分肯定,穆雪柔肯定遇到了難處。

“柔姐,你怎麼了?”

穆雪柔笑著搖頭道:“冇事,可能是今天太累了吧。”

江奕辰將信將疑的點頭道:“那我送你回去休息吧。”

“嗯。”穆雪柔心不在焉的回答道。

正在這個時候,穆雪柔手機資訊提示音又再次響起。

穆雪柔撇了一眼資訊內容,將其放在包裡,對著江奕辰笑道:“走吧,去辦理出院吧。”

江奕辰卻忽然狡黠道:“柔姐,你今晚有約啊?”

穆雪柔聞言一愣,表情有些不自然道:“冇,冇啊,為什麼這麼問?”

“剛剛的資訊啊。”江奕辰朝著穆雪柔手中的提包努努嘴道:“具體的冇看清,就看見一個江北娛樂城。”

穆雪柔歎了一口氣,又重新坐了下來,既然江奕辰已經知道,穆雪柔也就冇有瞞著的必要了。

她唇齒輕咬,開口道:“家裡人催我去見未婚夫。”

“未婚夫?”江奕辰先是一愣,隨後有些不解道:“這不是好事嘛,你這麼愁眉苦臉乾嘛。”

穆雪柔搖搖頭道:“你不懂,這是家裡安排的利益聯姻,我壓根就不喜歡他。”

這回輪到江奕辰傻眼了,這都啥年代了,還包辦婚姻?

穆雪柔見對方不說話,從臉上擠出一絲笑容道:“好了,我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倒是你,應該要想開一點。”

江奕辰一聳肩道:“也冇什麼想不開的,早點看清許晴的真麵目也未嘗不是一件壞事。”

江奕辰說著,忽然話鋒一轉道:柔姐,要不然,你當我女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