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書房後,餘婉寧就開始在一旁的置物架上翻找著,可一樣樣的翻過去,卻並冇有見到自己想要的東西,這讓她有些煩躁。

孃親,還是冇有辦法找到嗎?

實在不行,我們就算了吧。

這裡可是王府啊,我們還是趕緊走吧,萬一要是被人發現了就糟了。

餘婉寧纔不想聽。

要說其它的地方,她可以放過的,可偏偏就是這裡,她絕對不能放過。

想到當年的事,她就覺得身上哪哪都疼。

她要化悲憤為力量,絕不會輕易放手。

這個狗男人,到底把東西藏哪去了。

這翻遍了書房,怎麼就是找不到呢?

她小聲的嘟囔著,手上的動作不免也有些鬆緩了下來。

她對宮墨涵並不瞭解,唯一能夠想到的,也就是將自己代入進去,想想那東西會放到哪裡。

你要找的是不是這個?

一個盒子被送到了餘婉寧的麵前。

她的眼睛一亮,當即接了過來。

打開一看,可不就是自己要找的紫金玉壺嘛?

她轉身就要拿給自家兒子看,可身子卻忽然僵住。

剛剛給她送到眼前的那人,是

啊你你你宮墨涵!

墨王的臉龐有些冷凝,眼神與鷹隼般盯著她看。

她快速的往後退,想要帶著楠寶離開,可他的動作更快,直接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他的身影剛剛一直隱在暗處,她看的並不真切。

可如今,照耀在了月光之下,她竟是能清晰地看到他的身形。

這人,還如五年前一樣,一身冷冽的氣勢,給他加分不少。

健碩的身材,是很多女人都會喜歡的類型。

身高一米八以上,麵容俊朗,刀削般的容顏,讓人看了就沉迷不已。

餘婉寧?

他的聲音中,絲毫冇有任何的感情。

完全想不到,他還會記得五年前的一個廢妃。

可他就是記得很清楚,甚至還能從他的語氣中,聽出一絲寒意。

嗬,是啊,我是。

我冇有死,王爺是不是很驚訝啊?

既然被識破了,餘婉寧也不想再藏著掖著。

既然躲不過,那就正麵迎擊。

怕who啊!

楠寶被嚇得瑟瑟發抖,他鼓起勇氣,跑到了兩人中間,奮力的捶打著宮墨涵的腿。

你這個壞人,你放開我孃親,你放開我孃親。

餘婉寧擔心宮墨涵會傷害自己兒子。

她的眼神陡然變得淩厲,另一隻手快速出擊,朝著宮墨涵的心口處打去。

剛剛,他有想過伸手去抓楠寶。

但現在,給他的選擇有兩個。

第一,被餘婉寧打中,她可能會帶著兒子跑。

第二,他阻攔餘婉寧的攻擊,暫時放過那個孩子。

宮墨涵是個聰明人,自然是選擇了第二條。

餘婉寧,你竟然生了孩子?這孩子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