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荒的小夥伴們看過來!這裡有一本舞陌淺淺的《邪王醫妃放肆寵》等著你們呢!本書的精彩內容:...

“淩瑜!”

“當年你卑鄙無恥地算計了本王......之後拿丹書鐵劵逼本王娶你......”

“如今又盜竊本王母妃留下的傳家寶,去填補你的私空!更害得黑子為此被打得生死難料!”

“本王要再饒過你,本王就不姓蕭!”

誰?

誰在說話?

淩瑜半夢半醒之間,就聽得“啪!”的一聲鞭響。

淩瑜渾身疼得一激靈,猛地睜開了眼睛......

然後就看見正前方,一個高貴如同神祗,酷帥的男人坐在輪椅上,氣勢淩厲的瞪著她。

“給本王打!五十鞭!一鞭都不能少!”

“打死就拖去亂葬崗丟了!”

啪!

啪!

啪!

皮鞭夾雜著風聲一下又一下的擊打在淩瑜身上。

疼得淩瑜眼前一黑,差點又暈過去......

淩瑜氣息奄奄,莫名其妙,這是怎麼回事?

什麼王爺?什麼黑子?

明明上一刻她還在和朋友攀爬梅裡雪山!

對了,當時突然颳了一陣大風......

山上的雪崩了,她的登山鎬脫落,她整個人就隨著崩下來的石塊掉進了山穀中......

醒來就看見這幅場景。

難道她掉進了時間裂縫,穿越了?

鞭子劈頭蓋臉地打來,一個三歲左右,大貓一樣瘦小的男孩,不知道從什麼地方竄了過來,一把抱住了淩瑜,聲嘶力竭地叫道。

“不要打我娘......我不許你們打我娘......”

打手冇想到他突然躥出來,揮出的鞭子來不及收,啪地一下就甩在了小孩身上......

打得他發出一聲慘叫,騰地就飛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淩瑜也驚愕地看向小孩,看到他瘦弱的身體像破娃娃一樣毫無生息地躺在地上,心莫名就揪痛起來......

腦子頓時一片混亂,無數的記憶碎片就湧進了腦海中......

“你就算設計本王毀了你的清白,本王也不會娶你,本王有心愛之人,你連她的一根手指都比不上!”

“淩瑜,你挾恩圖報,仗著為本王擋了一劍,拿丹書鐵券請皇上賜婚!行,本王娶你,但本王一輩子都不會愛你!”

淩瑜,是鎮遠侯爺的孫女,從小受儘寵愛,長得一副好皮囊,卻愚蠢不知。

當年,淩瑜剛滿十五歲,第一次見到打仗得勝回京的羿王蕭霖天,就被他英俊的外表迷住了。

淩瑜用儘了所有的小手段,如願嫁給了他......

蕭霖天恨她,成親第二天就請命上了戰場,一去四年......

而自蕭霖天走後,淩瑜八個月後早產,生下一個男孩。

外人都道她給蕭霖天戴了綠帽子......

蕭霖天也把他當成了野種,連名字都冇給起!

小貓是府上的下人看他長得瘦弱,起的綽號!

半年前。

蕭霖天從戰場回來,卻雙腿殘廢,坐在了輪椅上。

淩瑜為討好蕭霖天,每天擦脂抹粉,看到什麼好看的首飾衣服都往家裡搬,還給蕭霖天買各種名劍筆墨。

淩瑜花錢如流水般的討好不僅冇感動蕭霖天,反而令蕭霖天厭惡之極。

有壞心腸的人看她蠢笨,設了局讓她一次次的掏腰包。

淩瑜揮霍完自己的嫁妝,又在丫鬟鈴萍的慫恿下,打著羿王的名號,在外麵借了高利貸......

最後還不出錢時,又在鈴萍的教唆下,私偷了老王妃的傳家寶拿去變賣還債......

結果被羿王的義子黑子發現,淩瑜又愚蠢地聽了鈴萍的教唆,把黑子騙去賣了抵債......

黑子找回來時已經被打得體無完膚,命懸一線,這才徹底惹怒了羿王,活生生把她鞭打至死......

淩瑜接收完腦海裡的記憶,腦子裡隻有一個想法!

她一個來自二十一世紀的醫學天才。

十六歲就能在部隊神秘機構擔任獨立醫學研究項目負責人的醫學大佬,還冇完全施展自己的才華,就被上天扔到這莫名其妙的鬼地方了?

還穿到了這麼一個蠢貨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