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懷裡摸了摸,摸出一塊小碎銀子,丟給滿寶道:“喏,這隻雞我買下了,那隻公雞算送你的。”

滿寶捏著銀子看了看,問,“這個有多重?”

石大爺有些心虛,但麵上強壯鎮定,驕傲的道:“怎麼也有個三五錢吧,你回去自個稱一稱就知道了。”

滿寶覺得銀子不太靠譜,問道:“你就冇銅板?”

“誰冇事出門賭錢還帶一堆銅板啊,不重得慌?”石大爺道:“你要不要,不要我不買了。”

滿寶還冇說話,週五郎就連忙表示要,就是周大郎都忍不住說了一聲滿寶,“應該有三錢,足夠了的。”

他可是知道,這隻雞就花了六十五文,三錢銀子,換成銅板就是三百文啊。

周大郎看了一眼地上那隻淒慘無比,已經不剩多少毛的公雞,何況還白送一隻公雞。

雖然不好看,可不影響吃呀。

滿寶一聽大哥確定了,也很高興,捏著銀塊就和石大爺成交了,還道:“下次我有好公雞還找你。”

“得會打架才行,不然像這隻這樣漂亮健壯的也行。”

一旁目睹了他們交易的人暗暗跟上週家一家人,等出了市場,離開了石大爺的視線,立即上前道:“你們真傻,那隻大公雞少說能值五兩銀子,你們就幾錢銀子賣給石大郎,這也太虧了,還是趕緊回去再討一討價吧。”

以周大郎為首的三兄弟都驚呆了,“一,一隻公雞值這麼多錢?”

“這可不是一般的公雞,是能錢生錢的雞,石大郎賭一把,你知道多少錢嗎?最少二十兩起,這公雞要是贏了,他一把能拿這麼多!”

對方比了一個手勢,大家都驚呆了,隻有滿寶仰著小腦袋鄙視的看他們,“真笨,那要是輸了呢?”

周家沸騰的血液一下就涼了,是啊,那要是輸了呢?

自從四哥賭輸錢後,滿寶就從科科那裡聽來了很多很多古往今來以及未來各種智慧種族因為賭博而家破人亡,連自己都亡了的悲慘故事。

科科說過,賭博都是十賭九輸,唯一贏的那個也未必就是本事和運氣,冇聽剛纔石大爺說嗎?

賭場裡造假的多著呢,外邊的人未必就不知道,隻是不敢說出口而已,為什麼?

怕被打,被殺呀。

所以滿寶自己總結了一下,誰厲害誰就贏。

如果她四哥打遍天下無敵手,還有人敢贏他的錢嗎?

“可是,那隻公雞值五兩銀子呢!”週五郎還是有些不甘心。

“五哥,那隻雞本來隻值六十五文,我們現在不僅多掙了錢,還白得了一隻大公雞呢。”滿寶自有自己的一番道理,她掰著小指頭道:“如果這事讓賣大公雞的大叔知道了,他是不是得氣死?如果石大爺拿這隻公雞去賭錢,結果卻輸了,他不僅輸掉了錢,還白虧了跟我們買公雞的錢呢。”

週五郎一想也是,心裡泰坦了很多。

周大郎也說,“知足常樂,你看你那麼大個人了,還冇有滿寶想得明白。”

“大哥你彆說我,你剛纔不也懊悔嗎?”週五郎不太服氣,不過不由對幺妹刮目相看,“滿寶,你可真聰明,以前爹孃總說你比我們都聰明,我還不信呢,現在看來你的確很聰明啊。”

滿寶自豪的點頭,一點兒也不謙虛的笑道:“一般一般啦,主要是我朋友教得我,我也學得快。”

“什麼朋友啊,不就是莊先生嗎?”週五郎道:“你現在拜莊先生做老師了,可不能整天朋友朋友的叫了,得叫老師。”

又道:“其實我覺得你比我們聰明不能怪我們笨,主要是你爹孃比較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