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殿之中,所有的呼吸都變的急促,眼神灼熱的盯著大長老手中的神器。

遠隔百丈,既然還能夠隨時溝通,這其中的意義,不言而喻。

而且既然徐宴所說的是真的,那就這東西其他的功能也肯定屬實。

不但修仙者可以使用,就連凡人也都能夠使用,更何況按照徐宴所說,即便在秘境隻中也可以正常使用。

要知道,秘境之中蘊含著很多機遇,但是有伴隨了很多的危險。

若是在麵對突如其來的情況,能夠及時和外界溝通,那便有更多的機率能夠奪得其中的機遇。

之前他們還覺得這東西不過是個凡器,不過此刻卻再也冇有這種想法了。

眾人看向徐宴的眼神也都充斥著敬佩。

不愧是玄天宗千年來的第一天才,自身天賦異稟,實力恐怖也就算了,竟然還能夠拿出來如此神器。

之前還自恃清高的幾位長老,此刻都恭恭敬敬的望著徐宴。

徐宴看著眾人的反應,也很是滿意。

“既然已經證明本座所說是真的了,諸位還有什麼問題?”

徐宴話音落下,眾人卻都是搖搖頭。

這東西的價值還有誰會懷疑?

首先這神器對使用者的要求極低,即便是凡人都可以使用,而且覆蓋範圍之廣,即便百丈都可以正常溝通。

宗門弟子可以通過此物彙報情報,情侶道友可以通過此物聯絡感情,即便是常人也能夠憑此聯絡感情......

要知道情報的重要性,若是一個宗門有了此物,就相當於能夠最快的掌握情報。

其他宗門即便是砸鍋賣鐵,也肯定要購買此物,不久的將來,九州大陸定會人人都爭先恐後的購買此物。

這其中的利潤,可想而知!

彆說隻是解決如今玄天宗的問題了,假以時日,要讓玄天宗成為九天洲最富有的宗門也絕非不可能!

三長老此刻也已經回到了大殿之中,他看著大殿之上的徐宴,猶豫了片刻。

還是走上前,一咬牙鞠躬道:“宗主,老夫不知好歹,莽撞衝撞宗主,請宗主責罰!”

眾人看見這一幕,卻也都是一愣。

三長老火爆的脾氣是出了名的,此刻竟然當眾主動給徐宴道歉。

眾人見此,也都是紛紛給徐宴道歉,他們之前雖然冇有說出來,不過內心對徐宴的話還是充滿了懷疑。

徐宴見此,也是大手一揮道:“諸位何必如此客氣,本座知道你們都是心繫宗門纔會如此,何罪之有?”

徐宴的聲音傳遍大殿,眾人聞此也都麵露喜色。

如果說之前的徐宴憑藉自己的天賦登頂宗主之位,還讓不少人心有間隙,此刻他們對這位年輕的宗主都佩服的五體投地。

大長老沉思片刻,緩緩開口道:“宗主,老夫有一惑。”

“大長老請講。”

“這名為大哥大的東西能否批量製作?”

大長老話音落下,眾人也都停止了討論,大長老的問題可謂是一針見血。

此物如此神奇,恐怕來頭不小,想要批量製作的話,恐怕難度也不會低。

可是如若不能夠批量製作的話,恐怕帶來的效益也就有限。

聽到大長老的提問,徐宴宛然一笑。

他剛纔已經在係統商場使用一萬積分兌換了大哥大的製作方法,雖然有些肉疼,但是也算是物有所值。

“可以。”

徐宴一揮手,手中出現了一份袖卷。

“這就是製造大哥大的方法,其中所需要的一些材料不過也都是最基礎的精鐵而已。”

眾人聽到此話,看著袖卷,眼光也變的熾熱起來,甚至還多了一絲貪婪。

大長老也瞬間一愣,他冇想到徐宴竟然當眾將此機密說了出來。

不過他正打算開口,徐宴的聲音卻再度響起了。

“製造此物其實十分簡單,不過就算是得到了袖卷,將其製造出來也不過是廢鐵一塊!”

徐宴話音落下,大長老似乎猜到了些什麼。

“宗主,您的意思是......”

“此物之所以能夠有此奇效,其實最根本的原因是玄天琉璃珠!”

聽到這個名字,眾人都是一愣。

玄天琉璃珠,乃是玄天宗的鎮宗之寶,相傳是玄天宗開山宗主所使用的法寶,乃是真正的神器。

可是此物並非凡物,即便玄天宗發展的愈加壯大,人才輩出,可是卻冇有任何人能夠掌握此神物。

“宗主,莫非您已經能夠使用玄天琉璃珠了?”

大長老瞪大雙眼,不可置信的問道,要知道當年的玄天宗宗主實力可是達到了傳說中的仙人境界。

根據宗門卷宗記載,方有實力突破到了仙人境界才能夠掌握此物!

如今縱觀九州大陸,靈氣蕭條,卻再也找不出一位仙人境的強者。

可是即便徐宴天賦異稟,實力也最多達到了元嬰境後期而已,怎麼可能?

在場眾人也都倒吸了一口涼氣,難不成他們這位年紀輕輕的宗主實力已經......

徐宴剛纔已經想的很清楚了,此物一旦普及,恐怕不少人都會打歪主意。

與其被其他人天天盯著,不如自己先交代清楚。

不過他總不能說這東西是係統獎勵自己的,這玄天琉璃珠卻算是一個不錯的藉口。

“當然冇有。”

徐宴開口打消了眾人的猜忌。

“不過本座前些日子參悟一二,算是勉強能夠調動玄天琉璃珠的一些力量罷了,這才取巧製造出來了此物。”

徐宴說完之後,眾人這才恍然大悟。

怪不得此物如此神奇,原來是藉助了玄天琉璃珠的力量。

徐宴繼續解釋道:“此物正是藉助了玄天琉璃珠的能量,正因為玄天琉璃珠的能量之強,範圍覆蓋之廣,所以交流纔夠像千裡傳音一般隨意溝通。”

“換言之,如果冇有玄天琉璃珠的加持,這東西也不過是一塊廢鐵而已。”

徐宴細細講解道,其實這個原理並不複雜,可是對於這個世界的人來說卻實在有些難以接受。

眾人聽了之後,都一臉懵逼的看著徐宴。

大長老沉思良久之後,開口道:“宗主,也就是說,隻有藉助玄天琉璃珠才能夠讓此物發揮奇效對吧?”

“不錯,正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