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正是溫西沉。

他下班被朋友約到此地,剛入座冇多久就看到梨煙和那名男子走了進來。

溫西沉目光之中帶著一絲深邃,就在這時候,邊上的好友發現了他的目光,順其望去,女人身穿著黑色碎花裙,波浪卷的頭髮隨意披散在脖子後方,她麵容清冷,燈光的照射下,整個人驚豔而神秘。

南景瑜開口調侃道:“喲?我們溫大少這是鐵樹開花了?看上了?”

“長得確實漂亮啊,要不我給你去要聯絡方式?等等……他邊上那是許物吧?”

溫西沉微微皺眉,語氣帶著一絲疑惑:“許物?”

南景瑜點了點頭。

“對啊,就那個神秘的藍與公司的副總。”

要說藍與為何神秘?因為它是一家上司大公司,很有實力,但很少有人知道背後的董事長是誰,這些年都是許物出麵處理公務。

“不過西沉哥,你可比許物強多了,定能將這漂亮姐姐拿下。”

“你話太多了。”溫西沉冷淡的聲音開口。

他再次看向了樓下的梨煙,眸光之中帶著一絲探究,她纔剛來到江城,怎麼會認識許物?

“西沉哥,我說真的,許物這小子可花心了,這麼漂亮的女人,真是可惜了……”

溫西沉:“……”

他默不作聲,拿起桌子上的酒淡淡抿了抿唇一口,這時候,隻見許物離開了吧檯,周圍不少人視線都在梨煙這個漂亮女人身上,很快,就有一名油膩男子端著酒杯朝她走去。

“美女,交個朋友,一起喝一杯?”

“我不缺朋友。”

油膩男人麵色一僵,隨即笑著開口道:“交個朋友,你今天的消費哥請了,怎麼樣?”

“不用。”

看著梨煙淡漠的神色,油膩男人大概酒精上頭了,頓時開口道:“彆給臉不要臉,穿這麼騷來酒吧不就是想勾引有錢人呢,哥有的是錢,說吧,要多少?”

樓上的溫西沉正在觀察著一舉一動,邊上的南景瑜著急的開口道:“**,沉哥,快去英雄救美人啊!”

溫西沉皺了皺眉起身準備朝樓下走去,幫助梨煙,自然不是因為對她感興趣,而是因為溫父的交代。

兩人剛起身,戲劇性的一幕出現了,油膩男人的鹹豬手剛想要碰到梨煙,反手腦袋就被砸了一個酒瓶子。

二樓聽不到聲音,但溫西沉懂唇語,女人一字一句開口道:“我不要錢,要你狗命可以嗎?”

整個人囂張而狂妄。

也就在這時候,許物也從洗手間回來了,油膩男子知道他的身份,連忙道歉離開,生怕梨煙真要了他的狗命。

梨煙心情被影響了,也冇意思再繼續待下去,和許物道彆之後離開了酒吧。

她在手機上叫了車,隨即漫不經心坐在路邊等候著。

梨煙點燃了一根菸,抬頭看向了天空之中。

爸爸,你在那邊過得還好嗎?

就在這時,一輛黑色的車子停在了她的麵前。

本以為是自己打的車到了,梨煙將手中的煙在垃圾桶熄滅,隨即打開車門正準備上車,隻見後座上坐著一個身穿黑色西服的男人。

她打的可不是拚車啊?

“不好意思……我上錯車了,怎麼是你?”

梨煙這才注意到了車上的男人竟是溫西沉,他醇厚的聲音開口道:“上車。”

頓了頓,梨煙在他邊上坐了下來,不知為何,在這遇見溫西沉,莫民有些心虛,不對,她心虛什麼啊?

“好巧,我和朋友回來玩的,你也是嗎?”

溫西沉淡淡點頭。

梨煙扭頭看向了窗外,溫西沉也在這家酒吧?他是剛纔就看見自己了還是出來碰巧遇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