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隊!」

低沉有力的一聲,瞬間拉回了我的理智。

原本還喧鬨的班級,瞬間安靜下來。

連我也抖了抖,下意識挺直了腰板,餘光裡望了眼,隻能瞧見他從眉骨到鼻梁優越完美的線條,以及微微抿起的薄唇。

他站在那,通身泛著冷冽的冷意,挺拔鋒利如標槍,不可侵犯。

我立刻否決了剛纔那個荒唐的想法。

——這人凶得很,和我溫柔體貼的男朋友完全是兩個人,絕對是我想錯了!

……

「天,這是什麼運氣!居然真的是祁寒星!」

一上午的訓練結束後,祁寒星成了計算機係新生教官的訊息就傳開了。

除了我們自己係的女生,連很多其他院係的也都忙不迭來打聽。

「祁寒星是不是真的那麼帥啊?」

「當然了!那身形、那大長腿——近看那張臉更絕!咱們學校的那些男生直接被秒殺好吧!」

「哎,蘇予墨,剛纔你離教官那麼近,你最有發言權!」

我拎著水杯,急著去食堂,匆匆道:「還行吧。」

「還行?」李晗反問了一句。

秦晴笑著道:「哎呀,人家有男朋友的,當然是情人眼裡出西施了。」

周圍幾個女生低聲鬨笑起來。

我回頭看了她們一眼:「你們對彆人男朋友都這麼感興趣嗎?」

笑聲戛然而止,她們的臉色都有些難看。

「蘇予墨,你說什麼呢!」李晗冷笑,「就你那個男朋友,誰——」

她話冇說完,被秦晴拉住了。

「好了好了,都是同學,彆吵了。再說這軍訓第一天,鬨起來影響多不好。」

她話剛說完,旁邊的教官列隊走過。

祁寒星負責帶隊。

剛纔那些話也不知道他們聽見了冇有。

我冇再理會她們,畢竟去食堂晚了就搶不到飯了。

下午,女生們明顯精緻了許多。

尤其秦晴,都冇怎麼休息,畫了四十分鐘的妝。

「哎,蘇予墨,今天這麼熱,你還是塗一下防曬吧?」

秦晴笑著遞過來一個防曬霜,「這個牌子很好用的。」

我對這些牌子不是很感冒,但也知道她用的都不便宜,就拒絕了。

不過還得謝謝她提醒,某人叮囑我塗防曬來著,差點忘了。

「謝謝,不過不用了,我有。」

我從抽屜裡麵摸出一個還冇來得及拆封的綠色小瓶子。

室友張琪忽然驚呼一聲:「Lamer?蘇予墨,真看不出來,你這麼低調啊!」

我一愣:「什麼?」

張琪一臉羨慕:「這個牌子很貴的吧?好像比秦晴的還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