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筱筱聽到這裡,再也聽不下去了,伸手敲了敲門。

裡麵頓時安靜了,過了幾秒再傳來悉悉索索穿衣服的聲音,過了幾分鐘李浩明纔將門打開。

李浩明倒是不覺得吃驚,直接說道:“你既然已經都聽到了,那就不用我說什麼了。”

陳曉薇看了一眼李浩明直接說道:“浩明,那我先去下麵等你。”

就在秦筱筱的麵前,李浩明在陳曉薇的額頭上溫情地落下一個吻,陳曉薇才滿意的離去。

這個曾經說過會一輩子隻愛自己的男人,他們都已經要訂婚了,怎麼能這樣對彆的女人?

秦筱筱好像又看到了父親那慈祥的麵容,拉著她的手說:“筱筱,以後我走了,你要照顧好你媽媽,她身體不好,這個家以後都得靠你自己。”

想起自己的父親辛辛苦苦創下的產業,竟然敗在自己的手裡,想到這裡,秦筱筱的眼淚就忍不住流了出來。

秦筱筱看著陳曉薇和李浩明,一個是自己最信任的朋友,一個是自己愛了八年的男人,還有比這個更痛的嗎?

“你們,你們……”

秦筱筱雙手緊緊攥著拳頭,指甲陷進粉紅色的肉裡,但是,她還是無法麵對,她多麼希望李浩明能解釋一下。

“我們?嗬嗬,我們就要結婚了,如果秦小姐冇有彆的事情就走吧,我還有事。”

李浩明顯得有些不耐煩,多年的計劃終於走到了這一步,他纔不會像以前那樣在秦筱筱的麵前卑躬屈膝。

“我想你說錯了吧,該離開秦風大廈的是你,你纔是外人。”秦筱筱看著李浩明,眼眸深縮。父親辛苦創下的家業,她死也要守住!

“嗬嗬,秦筱筱,你以為我這幾年累死累活真的是給你們秦家當狗嗎?”李浩明一把將秦筱筱推出去,秦筱筱身子一個不穩,額頭磕在了花盆菱角上。

隻覺得男子轟的一下,就感覺一股溫熱流淌下來,用手一摸,滿手的紅色……

“保安呢,把這個女人弄出去,彆臟弄臟了這裡。”李浩明的眉頭微微一蹙,眼底的厭煩暴露無遺。

秦筱筱就這樣被扔出了秦風大廈,外麵下起了淅淅瀝瀝的雨,滴滴打落在臉上,寒意卻透徹心扉!

外麵依舊是川流不息的車流,冇人在意,心中是無儘的絕望。

一輛寶藍色“英國伯爵”停了下來,將在雨中昏迷的秦筱筱抱進了車裡。

第二天秦筱筱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著一個陌生的地方,陌生的床上,再一看自己身上的衣服,並不是昨天穿的!

揭開被子就要下床,這裡很寬,竟然比自己的在家我臥室還要寬大許多!

秦筱筱努力搖了搖腦袋,頭上一陣疼痛提醒她這不是夢!

這才發現,自己的額頭已經被包紮好了。

想不起自己為何會再這裡,秦筱筱打算下樓去一看究竟。

樓下的客廳裡,一個頎長的背影。

“醒了?”

秦筱筱還冇有開口,對方的聲音變傳來,好像帶著強大的力量,讓人不敢抗拒。

但是又不是害怕,而是心底有力量的感覺,彷彿後麵給人實實地推了一把。

秦筱筱輕輕“嗯”了一聲,正要說出心裡的疑問,對方卻轉過身來示意她過去。

秦筱筱這纔看清來對方的臉,剛剛隻是看到背影的時候在之前心裡對對方的相貌有了點猜測,但是此時見了便覺得此人貴氣逼人,或者說無形中便霸氣逼人。

而且這個男人的容貌精緻得咋舌,比大衛的雕塑還要俊美,就連睫毛上翹的弧度都堪稱完美。

“坐下吧,”看著秦筱筱有些拘束,“這份協議你看看,然後簽了。”

“什麼協議?”

秦筱筱警覺起來,對方眯起了好看的雙眸,盯著秦筱筱:“對了,我叫沈牧遠,萬博集團的總裁。”沈牧遠很隨意地介紹自己。

秦筱筱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不禁驚訝了。

雖然秦筱筱這些年冇有插手商界,但是沈牧遠天才商人的名字在商界可是響噹噹的,詭異的投資方式,目光之準,手段之狠辣,短短十年,就從一個毛頭小子成長為商界大佬。

身家已過百億,然而,他隻不過才32歲!

多少人在商界摸爬滾打一輩子,都摸不到他的腳趾頭!

雖然這樣算是初次見麵的自我介紹,沈牧遠並冇有和秦筱筱握手的意思,一邊說著一邊穿上外套一邊整理檔案,好像是要出門。

此時的沈牧遠身上透著一股成熟男人的儒雅,修長的手指,骨節分明。指尖翻飛的檔案看起來十分的俊逸。

這個男人看起來並冇有想象的那麼凶,秦筱筱的膽子也稍微大了一點。

“你要出去?”秦筱筱試探的問道。

沈牧遠手上的動作稍微停頓了下,回答:“嗯。”

發現秦筱筱還冇有簽那份協議,又催促到:“快點簽了,我們一起出去。”

秦筱筱這才仔細去看那協議上的內容:協議結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