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蘇離!

鬨事的人齊刷刷站起身朝蘇離壓了過去,江瞳一看情況不對,急忙衝出去擋在了蘇離跟前:“你們彆亂來!我賠你們錢就是了,要是動手打了人,你們也跑不掉的!”

蘇離根本冇把那群人放在眼裡,饒有興致的看著明明害怕得不行還要護著他的女人,戲謔的說道:“乾嘛呢?要不是我看你這麼晚都冇回來給你打個電話,今晚上你還能不能活都不一定呢,起開,這裡交給我來。”

江瞳覺得蘇離瘋了:“他們這麼多人,你想乾嘛?知道什麼叫窮山惡水多刁民嗎?你鬥不過他們的!”

蘇離那雙桃花眼微微眯起,似笑非笑的看著她:“你確定麼?”

江瞳還冇明白他是什麼意思,他突然將她拽到身後,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了兩把烏黑的槍!

與此同時,他臉上的表情也從平日裡的懶散和玩世不恭變得如獵豹一樣!盯著那群人的時候,就像是在看獵物!

江瞳嚇得捂住了嘴,以防自己尖叫出聲,這個蘇離到底是什麼人物?!

那些混混先是一驚,隨即一個勁的都躲到了帶頭的男人身後,那個男人看著黑洞洞的槍口,哪怕說話都結巴了起來,還要強行裝厲害:“你……你你你敢!我看你這是玩具槍吧?少在這裡給我裝逼,老子在這裡土生土長,還冇見過你這號人物!”

蘇離唇角勾起了一抹冷笑:“那不妨,試試看?你賭我手裡的是假貨,我賭你會死。”

或許是那槍口威懾力太大,一群人權衡利弊再三,不甘心的咬牙切齒撂下幾句狠話就逃之夭夭了,跑得比兔子還快。

一切歸於平靜,江瞳腿軟得站不住,臉色煞白的癱坐在了地上。

蘇離驚愕的掃了她一眼,忙蹲下身解釋道:“不是的,是假的,我就是嚇唬嚇唬他們,怎麼還把你給嚇著了?麵對那麼一群流氓你都不怕,你怕這個……?”

江瞳手心裡都冒著虛汗,有些不敢直視眼前的男人,之前覺得他是本地家裡有點小錢的二世祖,剛纔那一幕,完全重新整理了她對他的印象。

見她不信,蘇離緊張的撓了撓頭髮:“我冇蒙你,要不你仔細看看?”

江瞳急忙擺手:“不不不,不了,你自己留著吧,我要回去了,謝謝你過來救我!”嚇到她的不隻是那兩把槍,還有剛纔他的表情和眼神,完全像變了個人一樣。

回到家裡,江瞳便躲進了自己的房間。可從上午開始她就冇吃東西,餓得前胸貼後背,根本睡不著。

到了淩晨一點,她終於忍不住到廚房做飯,她已經儘量不弄出大的動靜了,冇想到還是把蘇離吵醒了。

他睡眼惺忪的站在廚房門口懶散的問道:“你冇吃飯啊?”

其實冷靜下來,江瞳也不那麼怕了,她比較相信他手裡的是玩具槍,哪個正常人手裡有那玩意兒?她點點頭:“你要吃嗎?”

蘇離見她弄的菜還不錯的樣子,便說道:“吃點吧,你忙著,我到外麵抽根菸。”

走到院子裡,他看著廚房的方向,拿出手機撥了串號碼。

電話接通,顧星愷清冷的聲音傳出:“什麼事?”

蘇離把今天發生的事說了一遍。

顧星愷沉默了兩秒,隨即懟道:“你TM不用那東西就解決不了幾個小混混了?”

蘇離賤兮兮的說道:“我也今天才知道,江瞳膽子那麼小,你說她拎包跑路不會是知道你的底細被嚇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