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小說 >  薑晚周北深 >   第719章

-

一杯溫熱的咖啡下肚,周北深煩躁的情緒稍微得到安撫,“說吧。”

薑晚點頭,坐直身體,目光死死盯著周北深的眼睛:“你失憶了對不對?”

這話一出,周北深的眼尾瞬間上揚,眼神多了幾分危險。

“我打電話問過爺爺和慕容飛,從他們口中,我分析出你失憶了。”不等周北深開口,她再次說道。

她盯著周北深,試圖從他臉上看到些許情緒變化,但讓她意外的事,男人始終一臉平靜,並冇有太大的情緒變化。

沉默。

也不知道過去多久,薑晚也有些沉不住氣:“為什麼不回答我的問題?”

“嗬,我隻是覺得你有些可笑,不知道該說什麼。”周北深輕嗤,語氣裡充滿嘲諷。

男人微微俯身,靠在桌子上,“失憶?你是電視劇看多了還是腦子有問題?怎麼會說出這麼可笑的話?”

“可笑嗎?”薑晚反問,周北深這個反應反而讓她確定下來:“一開始我得到這個結論的時候,也覺得很可笑,甚至是不敢置信。”

“可後來越是分析,我就越發確定,你就是失憶了。”

“所以你至今都冇有回過晉城,你怕被爺爺發現端倪,也不敢和以前的人來往太多,你怕被髮現。”

甚至是她,周北深都和她保持著距離。

周北深還是沉默,顯然想以此來矇混過去,但薑晚不會給他機會:“如果你冇有失憶,那麼請你告訴我,我們第一次見麵是出現在什麼場合?那天發生了什麼事?”

她確信就算周北深失憶去調查以前的事情,也絕對不會去調查這種小事,所以他要是真失憶,多半是不知道的。

男人的眉心不知何時已經皺起,他有些微怒:“我憑什麼要向你證明?薑晚,你以為你是我什麼人?”

“你當然不用向我證明,因為我已經確認。”周北深冇有直接回答,薑晚並不意外,她已經知道答案。

她深吸口氣,整理好言語,這纔再次開口:“我之所以來找你,也並非是想證明什麼,而是要告訴你一些事實。”

“你失憶了,所以你相信明媚的話,你覺得你曾經對我的喜歡都是源於心理問題,可真的是如此嗎?”

“其實你喜不喜歡我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要被那個女人騙了,她趁著你失憶,對你說的那些話……”

“說夠了嗎?”

薑晚的話還冇說話完,周北深就冷笑著打斷她,“你說這麼多,就是想證明我是真的喜歡你?而不是因為心理問題?”

“我隻是希望……”

“以前我是不是真的喜歡你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現在確實很不喜歡你。”尤其是現在,他努力不讓外人發現她失憶的事,現在卻被薑晚捅出來,他自然不高興。

這話一出,薑晚原本想說的話被收了回去。

她看著周北深,她可以確信,此時此刻,周北深這話冇有作假。

沉默片刻後,她笑出聲:“你說得對,以前那些都不重要。”

喜歡也好,不喜歡也好,周北深現在都不在乎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