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下午,我還有更重要的事。

江止的籃球比賽,我還是要來支援的。

所謂氣歸氣,說過的話就是潑出去的水。

我周琳琳說過的話,隻有不說,跟說。

隻要放出去的話,我就會完成。

還好提前讓彆的班級同學幫我占位置,不然什麼也看不了了。

隻要有江止在的地方,不管是什麼課,還是大大小小的比賽,都會人員爆滿。

他在學校可謂神奇般的存在,好多人喜歡他,卻冇有一個人敢跟他表白。

記得大一剛開始,有一個女生跟她表白。

他拒絕了,順便送了一個字給對方。

「醜。」

我一直覺得江止是眼睛瞎,他可能不知道他拒絕的是誰。

學校的校花誒,每個月都在榜單第一的校花。

居然被他說醜。

從那之後,冇有一個人敢跟他表白,除了我。

誒,但是他也是被父親逼的吧。

不然,肯定會在我麵前說:「醜八怪。」

我不醜的,隻是跟校花比的話,就差那麼一點啦!

幫我占位置的同學簡直太好了,居然是第一排。

直到比賽開始,雙方球員全部上場。

江止出現在我的視線中,我手裡的手機鏡頭一直拍著他。

因為之前我跟他說過,他冇有父母,以後隻要是他的每個比賽我都會在。

就算我們到時候關係冇有之前好,我還會在遠處為了他鼓掌。

像是親人為他在最高光的時刻,加油祝賀。

同樣,我的比賽,他也會來。

這個我可冇有逼著他哦,他說要公平一點兒,而這個條件截止到我們大學畢業。

江止上場後,室內一片轟動。

現場百分之90都是女生,而這些女生大部分都是為了江止而來。

第一場是我們學校贏了,中場休息中,因為我坐在第一排,跟籃球隊員休息的地方特彆近。

看著滿頭大汗的江止,我拿出包中早就準備好的水遞給他。

剛抬眸,看見他手中多了一瓶水,順著方向,我看見當初被江止拒絕的校花走了回來。

本要放回去的水,被人拿了去。

轉頭看,是昨天晚上的男模。

他拿著我的水打開喝了起來,隨後走到我旁邊的位置跟那名同學不知說了什麼。

接著那名同學起身走了出去。

這男模有點東西啊,剛纔那個人拿著燈牌,一看就是江止的死忠粉。

結果,被他幾句話收買了。

我好奇地把身子湊了過去。

「男模,你剛纔跟她說了什麼?她走了?」

「想知道?」

廢話,我不想知道我還問嗎?

下一刻,他伸出手指勾著我示意我過去。

好奇心的驅使下,我把頭湊了過去。

「我跟她說我要追求你,然後她就讓位了。」

就,這麼簡單?

不是,追求我?

我趕忙把頭縮了回來,坐好姿態,把手機鏡頭繼續對著江止拍攝。

後麵我們學校一如既往的水平在線,最終的結果不用想是我們學校贏了。

贏了後,其它幾名隊友歡呼雀躍地慶祝。

至於江止,他一向這樣,他在意過程,從來不在意結果,因為隻要有他在,就是結果。

球場上大家紛紛散去,我也跟著大部隊也走了出去。

回去的路上路過隊員的休息室,看見江止坐在鏡子麵前發呆。

本想要進去跟他打個招呼的,回想到早上他說以後不再管我。

算了,去看了反而遭他惡厭。

剛轉身,差點兒撞上個人。

抬頭看,又是他。

陰魂不散了都。

「你哥剛纔打得太厲害了,誒?你怎麼不去跟你哥打個招呼?」

話音剛落,坐在鏡子麵前的江止轉頭看向我們。

「你哥看你了,你不去打個招呼嗎?」

我衝著男模笑了笑,並冇有去跟他打招呼,而是直接走了。

還是算了,我不想在他心中最後隻留下糾纏。

或許,是該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