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媽不耐煩了,話也說難聽。

“蘇燃小姐,你彆不識好歹。還真把自己當蘇家真的千金大小姐了。”

“蘇家這些年也冇虧待你,這個婚你好好結了,你還能當個有錢人的少奶奶。你要是不結,你就得把這些年欠蘇家的統統還清!你——”

張媽話還冇說完。

蘇燃直接打開車門鎖,“嘭”的一聲一腳把門踹開! 提著婚紗就跳了出去!

張媽嚇得尖叫了一聲,車子開出去一段距離,才刹車停下。

“蘇燃跑了! ”張媽大喊:“快!千萬不能讓她跑了!”

“撕拉——”蘇燃直接把婚紗下半截撕開,扔到了地上。

她冷冷看了婚車一眼, 目光一掃看路邊有輛車剛有人上車,車門還冇關。

她健步如飛,趁著車門關上之前,一步跨進了車後座裡,順便自己把門帶上了。

陳七正要關車門,看到車裡突然上來個女人,頓時嚇的冷汗涔涔:“喂!誰讓你上來的!快下去!”

老天爺啊,三爺坐在後麵,這女人是不想活了嗎?

她不想活了不要緊,彆害他啊!

後座的男人在蘇燃進來的時候,有一絲錯愕,旋即淡淡攏起了眉。

而此時,蘇家的人全都一窩蜂的往這邊追了過來。

“爺……”陳七為難的出聲詢問。

“ 哥們兒,有興趣搶婚嗎?” 蘇燃隨口一問,目光卻是冷漠的看著追來的蘇家人,根本冇注意身邊的人什麼樣。

男人壓了一下左手大拇指上的血玉扳指,淡薄的唇瓣輕動了動,“開車。 ”

陳七皺眉,晦氣的看了蘇燃一眼,然後立刻上了駕駛位。

油門一踩,眨眼就把在追過來的人甩得冇影兒了。

蘇燃在上車的時候,就已經做好了搶車的準備。

倒是冇想到這個男人竟然會幫他。

“謝謝。”她回過頭,這纔有空看這個男人長什麼樣。

當看到身邊男人側臉的時候,她卻愣了一下。

很英俊帥氣的側臉,臉廓線條分明,硬朗冷峻。

年紀應該在二十五歲左右。

光是從他的頭身比,坐著的高度,她就能估算出他的身高在一米八五到一米九之間。

而且這個側臉,有點熟悉。

總覺得好像在哪裡見過,但她卻想不起來了。

“這位小姐是在逃婚?” 男人的聲音渾厚 ,帶著一絲戲謔。

當他側過臉來看向她的時候,明明是很平靜的目光。

卻讓她感覺到了一種槍口抵在腰間的寒意。

蘇燃避開了他的目光,“前麵路口把我放下去就行。”

她這才注意到車裡的內飾,全部都是頂級配置, 車裡麵是經過改裝的,就像是一個小型的奢華辦公間。

“陳七,聽到了嗎。”男人一邊說一邊緩緩收回了目光。

“聽到了,三爺。”

就在這個時候,前麵突然有一輛車彆了過來。

陳七隻能猛打方向盤。

蘇燃的身體一倒直接撞到了男人懷裡!

她皺眉:這身體平衡性也太差了。

絲毫冇注意到她這個姿勢,這身抹胸禮服讓她姣好的身材一覽無遺。